您的位置:首页  »  【癡女系列BE】(星野文奈篇)【作者:burnerman】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呼…好无聊…「柏崎星奈,放假期间也不忘在电脑前面玩游戏,当聪明伶俐的她又迅速破完即使才买了两天就全过的游戏时,无聊的她上网翻翻论坛。突然,她看到了一则新闻:

  「破获国际犯罪组织!日前证实找到大批即将遭到贩卖的女性人口,可是手法相当残忍,可以看到多数女子被截去四肢,绑在地下室内准备被偷渡运往海外……」星奈看到影片内,几个本该是美丽优雅的女子,被虐的不成人形,戴着项圈,手脚分别在肘关节跟膝关节以下被截肢,截肢的伤口草草包着绷带,血迹斑斑。

  她迅速切换画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得脸红心跳的。后来,又再次忍不住看完整段视频,连续看了几遍,下体不自觉的湿了起来。

  「这么残忍血腥的画面…为甚么…会让我有感觉呢?」星奈终於关掉电脑,快快去洗澡,想要冷却一下心情。但是她却是越洗越去胡思乱想,於是她随意的穿上制服(忘记今天放假),跟管家打了声招呼,开车带她到街区上。

  「这里就好了,我晚点再跟你们联络!」星奈跟管家讲好了,就开始一个人四处闲晃,然而,悲剧从这里,慢慢展开…

  「嗯?这条巷子也有店家啊?」这附近她平常都只是来买游戏,没有特别注意,觉得新奇的她走了进去,「这…这是!!」她有些讶异的发现,这里居然有个招牌小小写着:性虐俱乐部(警告:未满18岁禁止进入)

  星奈沿着招牌,走到地下室,看着两侧走廊尽是紧缚、拘束等等装置艺术,不自觉的遮了下有点湿濡的下体。走廊尽头有一位西装笔挺的服务生,「小姐不好意思,请问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证件吗?学生的话麻烦请离场!」作为工作人员,看到穿制服的进来这样问也是理所当然的。

  「恩…这张可以吗?」星奈从包包拿出了金卡出来,这金卡是只有政商名流才能够拥有的,也就是说她的身分,此刻意义非凡,让服务生紧张了吞了下口水,「我只是喜欢角色扮演才穿制服的,这样也不行吗?」星奈冷冷地说着。女王一般凌厉的气势让服务生退缩了,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接下来为您带路!」看起来就是管理阶层的中年男子急忙赶来,为星奈带路,「本俱乐部也只是小小的经营而已,还不吝您的指教…」「客套话就不必了,带我逛逛吧!」星奈催促着男子为她带路,

  「好……好的!这一层看到的是供客户捆绑以及拘束用的楼层,可以看到那边有三角木马,旁边还有监牢造型的房间,那像里面还有X字型拘束架,另外我们还提供鞭打以及滴蜡服务,只要您喜欢,都能体验S或是M的位置」男子戴星奈走下楼梯,「这一层是比较重口味的,那我们提供的是比较危险的SM,例如性爱逃脱,向每个礼拜都会有一场逃脱秀呢,那另外还有电刑,或是可能会产生流血的SM行为,而这层还能够让客户玩浣肠跟食粪等比较特殊口味的玩法,那我们的服务大概是指到这样,客人您的想法如何?」

  「恩……那……那个……」星奈开始有点傲娇起来「我记得…网路上有那种…切断四肢的玩法…有…有吗?」

  「哎呀客人您的口味真的是非常的重呢!原来您是想要看这方面的SM吗?真的是很抱歉,这个服务太特殊了,目前本店实在无法做到呢!毕竟警方找上门来的话,我想也是非常的困扰呢!」男子抓了下头,搓着手向星奈解释。

  「这……这样啊……那抱歉,还麻烦您跑一趟,谢谢了!」星奈转身就想往门口离开,「客人等下!如果您真的有兴趣的话,还麻烦您亲自前往这里,那若是您是M的话,请记得要先办妥身边事情再过去比较好呢!毕竟这种口味的可能会对身体有所影响,一定要事先想清楚呢!」男子递给星奈一张名片,上头写着:乳制品肉畜加工厂。

  「好的,我会再考虑,谢谢了!」星奈接过了名片,随即离开俱乐部,叫管家过来接走她。

  ……………………………

  (像是这样…吗?)柏崎星奈把偷偷买来的拘束皮带,将大腿和小腿绑在一起,等到两只脚都绑好之后,再将手臂弯曲,用手肘撑着地板爬行,嘴巴戴上偷买的口塞球,「呜呜……呼呼……」小穴已经和嘴巴一样,关不起来而不断流出水来,星奈试着往前了几步,居然就高潮了!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屡屡无法自拔…

  几个月之后,进入了暑假,星奈在经过谨慎思考之后决定尝试看看,在打听之下,找到了这间位於偏远地区的农产品加工厂,她向管家表示自己要和邻人社的出去玩很长一段时间,

  「那…之后就拜託你了喔,史黛拉!」星奈在附近郊区下车之后,目视管家开走车辆,再自己招呼了辆计程车,直达肉畜加工厂。

  「就是这里了吗?」柏崎星奈看着眼前一般普通的农场,走了进去,前面的栅栏都是养牛或是养马以及猪的圈舍,走到后面时,「咦…这间白色房子是?」星奈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客人请问您是要买肉吗?还是想要买农产品呢?」一进门,就有一位穿着正式制服,像是柜台小姐一般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星奈抬头打量了一下里面,只见和外面的农场截然不同,宽广的空间不仅所有装饰都是白色的,也打扫得相当乾净,除了一个门跟旁边的柜台,就没有任何东西,好像刚装潢好还没把家具搬进来一样。

  「我……我想看一下……」星奈变得相当紧张与害羞,脸颊都红了起来,「我想看看女生是怎么被虐成…四肢被切除…的模样…」她讲得相当小声。
  「我明白了,那么请先到这边签到好了,」服务员带她来到柜台填写单子,「我会请值班来带领你前往看看,那请将你的包包交给我们保管,包括手机。」
  「欸…手机?」

  「是啊!我们这里比较封闭,不希望被其他人得知这里的消息,还麻烦你配合一下了!」星奈战兢的交出了手机。一会儿,跟柜台人员打扮的相似的女性走了出来,

  「柏崎星奈小姐是吗?」

  「是…是的…」

  「好的,麻烦请跟我来!」值班带着她进入门后,星奈开始感到相当讶异,一排的牛…不,是像是牛一样的女生,一排排的在栅栏里面,只见她们各个都是全裸的,不过不仅脸上戴着黑色乳胶面罩,胸部也被榨乳机器套着,不断压榨出乳汁来;脸上的面罩只有嘴巴跟鼻子是有露出的,然而鼻子前端居然被打上和鼻子大小不相符的大型鼻环—这大小大概是牛只专用的!嘴巴连接着导管,导管连接到栅栏上方的喂食器,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器具。

  每个人的手脚并未被切除,而是套在黑色乳胶长手套之中,手的部分在手臂上有好几条拘束带,将上下手臂牢牢地绑住,手套前端是没有开口的单指型,所以整个手掌在里面是无法伸出来挣脱的;脚的部分也是大小腿用拘束带绑住,另外每条拘束带都是用金属制锁头锁住的,仔细看会发现,锁孔都被焊枪融掉堵死了,星奈猜想,这应该是已经事先就知道会这样了吧!另外在肛门部分也有导管插着,排遗会从这里连到后方的小型化粪池中收集起来。

  让星奈注意到的是,每个人都肚子膨大,好像怀孕一样,而她们似乎也像是发情一般,不断地张开闭阖着小穴,就好像急需交配的母牛一般,让星奈不断摀着已经湿透的下体,然而值班尽是看在眼里。

  「接下来是豚栅栏区,星奈小姐可以进来看一下!」星奈走进另一扇门内,看到的跟刚刚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在这里的女性不仅胸部也很丰满,连身材都整个很丰腴,看起来跟「肉」没甚么两样。值班表示这里的「豚女」和前面「乳牛女」一样,都是戴着面罩,也一样被打上鼻环,嘴巴和肛门也都插上导管维持生理需求;但不一样的地方是,她们并没有穿上拘束手套,只有脚有戴上拘束套;不过手掌部分居然被套在铁蹄之中,就像是猪蹄一般,星奈猜测应该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铁蹄在手上不会脱落。

  「由於之后的部分是未开放地区,那么带领大概就到这边了,请问星奈小姐还有问题吗?」

  「咦…就这样吗?」

  「是的,因为一些因素,若是未报名登记的话,是没有办法进去的。由於未开放地区相当注重卫生,要是不小心将病菌带进去就糟了,还麻烦星奈小姐见谅!」
  「那如果报名登记的话…」星奈小声地回应。

  「星奈小姐是想尝试被当成家畜吗?」

  「咦……我…这个…」星奈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脸色迅速泛红。

  「这里其实几乎所有女性都是自愿来当家畜的喔!在签订过契约之后,就会将身体的权利交与我们公司直到终生为止,我们不会违反个人意愿的,如果你考虑清楚了,请在契约上签名吧!会视为具有法律效力的!」领队递给星奈一张契约,上面意思是要放弃成为人类,隶属於家畜加工厂的财产,并且终生不得反悔。
  柏崎星奈手抖着签了下去,领队一把抽走,「星奈小姐…不,等等就要开始称你为母畜了,你想要做怎样的母畜呢?」

  「那个…手脚切除的那种…」

  「手脚切除…好,跟我来,我们要量你的身体数值。」值班将她带进一间房间内,几个穿着制服的小姐测量了星奈的身高体重,三围等等作为纪录。接着,将她带到一台医疗用椅子前,

  「请柏崎星奈母畜脱光衣服之后坐好,等等我们将为你进行全身除毛动作并且稍微打理一番。」星奈虽然很害羞,但是在协助人员操作下,还是脱光了衣物,
  「刚刚数据出来了,93(F)- 60- 87,非常适合作为新测试的实验对象。」一名工作人员跟值班说明。「星奈母畜,你非常适合作为我们新研究的对象呢,不过你是不是胖了呢?看得出你以前好像比较瘦一点?」

  「我想…是吧…」毕竟是青春期的少女,三违背这样一说,自然会变的娇羞,工作人员拿出类似刮鬍刀的机器帮她除毛,虽然温温的感觉,但是发现除了头发,眉毛,睫毛,腋毛以及阴毛之外,都被除了个乾净。

  「因为有时候会有客户购买回去,有些客户都会有要留毛的需求,因此我们会先留一些下来。」工作人员表示。

  接着,柏崎星奈被带到手术室,工作人员请她躺在手术台上,将她的手脚铐在旁边,「星奈母畜,我们即将切除你的四肢了,请问做好准备了吗?」

  「……恩……」星奈抖着点头,事实上,要背弃大家做这样的事情,星奈已经没有脸再和大家见面了,何况,她正为自己最深最黑暗的欲望驱使,根本停不下来。「那么,请戴上眼罩,我们将为你进行麻醉。」在戴上眼罩之后,星奈藉着麻醉而沉睡了过去…

  …

  「呜…」星奈醒了过来,觉得好像睡了很久的样子,正想揉揉眼睛,却发现在眼前挥舞的只有手肘以下的手臂,再看看自己的脚,膝盖以下真的也都被切除的乾净。

  「咦!…我的手脚?!…被切掉了…呀啊?!!」星奈真的吓得不知道该说甚么了,但是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正在不断流出那因为兴奋而分泌的淫液。
  「母畜你醒了吗?身体状况如何?」一名工作人员在她身旁问着。

  「恩…还…好…吧…不太会…痛…」这样算还好吗?星奈想着。

  「好的,那我们要前往下一间房间做准备!」工作人员将星奈「抱起」,放在轮椅上,推到下个房间。只见房间内有一张大桌子和一箱箱的器具在,星奈被放在桌子上后,几名工作人员上前开始作业。一名人员测量手臂「前端」,然后拿出黑色类似橡胶材质的套子套上双手双脚,再拿出类似猪蹄的铁蹄,将她的残肢也分别套上,铁蹄上在两侧有突出的小环,工作人员拿着铁圈给她扣上,这样子铁蹄就不会脱落,而让残肢有所磨损。为了怕万一,将金属制锁头锁好,再用焊枪焊住锁孔。

  接着,又拿出一个铁环,将星奈的嘴巴撑到最开,星奈此刻只能「啊啊」的表示不舒服。口枷撑开之后,工作人员拿出了湿黏的黑色乳胶头套,只有鼻子,耳朵,跟嘴巴是有开口的,「这个乳胶头套的黏液只要接触皮肤,过了五分钟,就会与皮肤牢牢地融在一起,我们也没有要问你的意见,但是我们认为你必须知道!」工作人员为她戴上头套,很湿,而且很黏,更何况自此她已被剥夺了视力,让她有些不太习惯的想要甩头。工作人员将她的长发从头顶上的孔拉出来,鼻孔对好位置,然后将嘴巴的位置也固定后,又涂了层膜在嘴巴周围,防止肌肤暴露。
  现在,柏崎星奈不仅失去了四肢,也被剥夺了视力。工作人员拿出项圈,为她细心锁上,「这个项圈除了等等我们锁的锁头外,本身还有三道密码锁,上面附有GPS,因为怕你会被不肖人士偷走,我们都会先考虑到。」很迅速的锁上金属制锁头后,理所当然地将锁孔融化掉。一名工作人员拿出鼻钓钩,勾住星奈的鼻子「恩亨…恩恩…」星奈被迫稍稍抬起头来,鼻吊钩和脖子上的项圈随后也被连接锁上,但是鼻子的工作还没结束,因为还需要锁上鼻环,星奈疼的「恩哼!」一声,鼻环就扣在鼻子上了。

  接下来,工作人员让她到下一间房间,进行灌肠。一名工作人员将管子插入她的肛门,星奈感受到冰凉而黏稠的灌肠液开始在肠壁上扩散,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灌肠液快速流入直肠,直达肠道深处。「呜呜呜?!!!呜喔喔…呜呜?!!!」
感受到肠道开始绞痛并且开始发烫,星奈的肠道里开始翻搅着,在里面的空气不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绞痛让她趴在地上撑不起来。然而,工作人员还没有要拔出水管的意思,只是摸了摸她的肚子,不时捏一下,确认目前状况,然后,迅速的抽出水管。褐黄色的粪便混合着灌肠液从肛门里喷出,带着稍稍刺鼻的臭气,星奈瘫软了下来,任由工作人员帮她沖洗。

  工作人员将项圈戏上绳子之后,拉着她来到检查站,检查人员确认身分后,先拿出烧得通红的烙铁,上面写着:豚牛,就往星奈左边那雪白肥满的臀部印上去,

  「呜喔喔喔喔…啊啊啊…」星奈疼的失禁了,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从下体顺着流了出来,伴随着巨大的兹兹声和冒出大量的白烟,以及少许的焦味,星奈的臀部多了红红的烙印在上面。检查人员还没结束工作,又拿出一台机器,对着她右边的臀部,按下了按钮。

  「呜喔喔喔喔…啊啊啊啊!!」蓝紫色的电弧爆出强光,伴随着电击,在她的右半部臀部上,印下了条码纹身。这样就表示柏崎星奈已经是一件商品了,而不再是人类身分。

  工作人员拉着她的耳垂,钉上标籤,上面写着:实验乳豚- 001,然后拉着她到一处家畜住的地方,不像一般肮髒的猪圈,这里非常乾净。工作人员绑绳子在樑柱旁边,将两包点滴绑在她的背上,点滴的管子前端有个针筒,分别打在左右乳房上,接着,又拿出真正的乳牛榨乳机,给她的巨乳套上。导管分别插入她的肛门以及嘴巴,营养液开始灌入。

  「点滴是要打增乳液以及其他雌性贺尔蒙进去身体的,另外忘了跟你说,等等要打受过精的卵子到你的子宫,不过是家豚的小孩,因为怀孕可以让母体产生更多优良的乳汁,而如果让你怀上人类小孩,在法律上问题比较多,用猪的话也可以确保供给肉品的部分,另外,已经不是人类的你怎么能怀上人类的小孩呢?…那么…柏崎星奈母畜…该是向你道别的时候了,封上她的耳朵吧!」值班转身离开,工作人员开启榨乳机,乳房被紧紧箍住,两颗肥硕而丰满的巨乳在抽成真空的玻璃管大力的吸之下,使得星奈白皙的巨乳变成前窄后圆的形状,而乳头不仅酥麻无比,更是鼓胀不堪。「呜喔喔喔…呜喔喔…」星奈不断摇着头,在屈辱以及虐待之下,她不仅高潮,而且是潮吹,喷得满地的淫水。她感受到胸部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一股巨大的吸力在强行拉扯乳头,乳晕扩张了将近一倍,乳头居然长长的突起来了!。突然,「呜呜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乳头像是打开水龙头一样,乳汁就如喷泉般狂洒到榨乳机里面,源源不绝地涌了出来。
  工作人员接着小心的将耳朵专用的乳胶套把耳朵套上,只露出标籤在旁边。接着将一根细长的金属针筒插入她的阴道,直达子宫之后打入受精卵…

  …

  几个月后,柏崎星奈,跟旁边一样身为母畜的女性,挺着大肚子,那对巨乳至少有L罩杯,等待着她的,是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以及永无止尽的生产轮回…
                (二)

  「那么…未来学姊,等等见啰~ 」我叫星野文奈,目前是圣凤学园中等部3年级,身为钢普拉对战部的部长,为了参加锦标赛中等部组别而四处寻找会员。平常虽然重点放在钢普拉上面,但是私底下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BDSM,没错,我私底下很喜欢捆绑,尤其是喜欢捆绑自己,藉由无助的挣扎而感到高潮与愉悦。刚刚跟我聊天的是神木未来学姐,是神木世界的姊姊,其实她跟我一样,不仅喜欢钢普拉,也喜欢BDSM,因此,我们常常藉由分享自己的捆绑影片来交流,每个月固定会聚一次,讨论影片的细节以及想法,不过像我喜欢偏向绳缚,而她喜欢的是乳胶衣拘束。

  最近,我开始玩一些比较刺激的游戏,就是逃脱游戏,藉由即将面临死亡带来的快感总是让我不自觉高潮。今天决定来再试一下,等等把影片给学姐,让她看一下我的技术才行。

  我们家下方有间不用的仓库,是我之前组装机器的地方,那最近被我改造成调教的地方,不仅隔音好,更不怕被人看见,而母亲大人已经出远门了,短时间是不会回来的。

  「好了,开始吧!」我脱下衣服,露出了中学生几乎不会有的好身材—是未来学姐告诉我的,她说没看过这么好身材的中学生。站在镜子前,开始思考今天的步骤。

  首先,先把绳子挂上天花板上的滑轮,一端绑着可收缩,类似绞刑的绳圈,另一端绑在事先用机器运下来的铁块上,当初拿这个铁块是想要改造钢普拉相关机器的,但是这个铁块事实上比我重足足十公斤,至少一定可以把人吊起来。而底下,垫着一块冰,我算过时间了,在这个温度下,可以撑两个小时,而我解开绳子根据自己的计算,也是只要50分钟就够了。

  然后就是开始捆绑了,首先先将摄影机架好,接着我用一根麻绳把两条细长而白皙的腿从脚趾开始经过脚背、脚踝、小腿、膝盖上下、大腿直到大腿根部都紧紧地绑在一起;接着,我脚并拢坐了下来,拿起另一条绳子在大腿根部和脚踝上连续缠绕几圈,一圈一圈的把绳往上收紧,此时,我的大腿和小腿已经被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丝毫无法活动。

  接着,我再拿两条绳子,一条的一端绑在脚踝上,另一端绑成可以收紧的套结,等等套在手腕上的;另一条绑在双脚脚趾上,一端绑成结套在脖子上。最后,再绑上后手胸绳缚,就完成了。在这之前,我又拿了四根按摩棒,粗细不一,最粗的两根塞进小穴里面,一根塞进肛门,一根细的塞到尿道里面;然后又拿了两个特制的金属跳蛋—会通电,我设定在50分钟后开始,每十分通电一次,然后打开按摩棒的开关——我差一点就高潮了,我忍着高潮的快感,拿出准备好的口塞球将嘴巴填满,接着将手准备要套进后面的绳结,此时我为了刺激,将在上方的左手先套着脚踝的绳索,要是室下方的右手套着,也许,就不会解不开了。当然,剪刀是有放在旁边,只不过我还不晓得是否可以拿的到。我将上方挂着的绳套拿着,套在脖子上,而右手也随之套入绳结内,一切准备就绪!

  我看一下时间,才过十五分钟,还有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时间上很充裕,因此,我开始享受被紧缚后挣紮的过程,尤其达到了性高潮,实在是相当兴奋和满足!只要试着身体稍微动一动,绳子的捆绑和拘束就能马上体会,而嘴里塞着口塞球,感觉口水顺着脸流了下来,觉得很无助和疼痛的感觉,带来的快感真的无法言喻。我高潮了!阴部整个湿成不堪入目,地上都是淫水,让我愉悦到了极致,一个女孩,可能被处死的感觉,让我不断性高潮着。

  不知不觉已经40分钟后了,我想要开始解开束缚,但是,手已经有点麻痺了,我试着动动左手,但是却牵连到脚踝,脚踝拉动脚趾后再拉扯脖子!让我备感不适。我本来应该想到先从最好出来的右手开始的,但是我慌张了,想拿旁边的剪刀,却拉扯的脖子上的绳子,我开始感觉窒息。

  突然,我的乳头感受到电击!原来过了50分钟了,在电击之下,我又过了五分钟才悠悠回神,此时开始试着冷静,想到右手应该先拔出来,却发现绳子吸水之后,居然卡得更紧了,手腕收不出来!我左右看想要找到其他的物品,却都没有!刚刚的剪刀在我的右后方,但是我没办法倒下去拿,因为脖子已经被绳索拉扯收缩了,我的左手虽然是朝右边,却因为套住连结到脚的绳子没办法活动,右手怎么摸都摸不到,而我连移动也都做不到。

  又过了下次电击,剩不到一个小时,我还是不断挣扎着。等到我终於将右手伸出来时,已经过了三十分钟,缺氧开始出现症状,我摸着地板,好不容易摸到剪刀,却因为手滑而滑掉,而当我终於拿着剪刀时,只剩15分钟,脖子已经开始被拉扯,我现在是被迫踮着脚,我开始用剪刀慢慢剪,却发现自己当初为了更加刺激,选择了儿童用剪刀,根本剪不断,我无奈地不断摩擦着绳索,当电击再次产生时,我才想到,剩下十分钟,冰块出现了破裂的声音,我知道,时间不多了。

  我拉扯着绑住左手的绳索,却感觉不到左手——可能已经压迫过久,而且我的呼吸逐渐开始困难,一只手也没办法解开口塞球来求救,何况这里是不会有人看到的地方!我看着时钟,剩下五分钟,已经绝望了!当再次电击产生时,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跳了起来!小便和大便都失禁了,整个喷了出来,连同肛门插着的按摩棒,冰块爆裂声响时,我人也整个飞了上去,卡在天花板下,我抓着脖子上的绳索,却只是我给脖子造成抓痕而已,我只听得到自己微弱的呼吸声音,还有心脏慢慢减少的心跳声,眼睛也看不到东西了,嘴巴留了些许不知名的液体出来,双脚以及左手还在完全的捆绑下,我的右手放松软了下去,再次喷洒着小便。我,星野文奈,被自己活活的吊死,翻着白眼向世人诉说着自己的不小心以及大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