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银行上班时与丝袜美女同事的日子】(01)【作者:miqu5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我叫王学兵,今年23岁,身高185cm,由于自小生身强体壮,高中时期无心读书成天玩游戏,无一例外的高考落榜,后便报名参军。

  在部队锻炼了两年,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混了三年多,最终经家人托关系进入了中国银行在NX省YC的一个支行负责网络维护工作,没想到在这之后的两年里竟然发生了许许多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第一章初来乍到

  刚来的时候大概是六月份左右,由于银行里的惯例,在每周一总行都会通知各支行主任、经理、还有各个独立部门的员工去开大会。

  我们部门属于特殊岗位,所以我们部门全体都要参加,我是个刚来的小喽啰,对地方也不是很熟悉,自然要提前来。总行周一开会时用的会议室是一间不大的会议室每排六人共10排,是那种类似于大学多媒体教室的哪种高靠背折叠座的沙发椅。

  我们经理是个46岁的瘦高大叔,呆着高度近视镜,为人非常的呆,就好像和他聊天他都要用编程语言思考半天一样,听我们经理说这个会议室是行里早期的商务会议室,后来商务会议室被取消了,这个会议室便成了每周例会用的会议室了,这些椅子也是以前装的,每个位置还带一个折叠桌板,行领导怕开会时有人睡觉玩手机一直想把这些椅子拆掉,但又觉得费力不讨好所以再没有提说。
  这天我提前来后抢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在位置上玩手机等领导来,没过多上时间领导就来了,紧跟着各支行负责人以及各个部门的人都陆续的进门了,这时我才发现除了行长和不多几个经理外,来的都是些美女,有俏皮的少妇,也有性感的熟女,剩下的看着都是清新的年轻妹子。

  但不论少妇也好还是清纯妹子也好,都穿着行里的工装。由于六月份天气已经转暖,爱美的女人早早就换上了夏季的工装,纯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职业包臀短裙,腿上和脚上则是各色的丝袜,有的穿了黑色西装外套,有的直接穿着纯白色的短袖衬衫,唯一区分最明显的就是她们腿上的丝袜。

  由于行里有要求,营业室的柜员以及主任、大堂经理女的必须穿肉色或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男的则是黑西装黑袜子黑皮鞋白衬衫,而其他岗位的女性员工为了统一则必须穿丝袜和高跟鞋而没有颜色限制。

  会议开始了,先是由各支行汇报上周的工作情况,再有行长发言,第一个支行行长刚要发言,会议室的门又悄悄的打开了,从里面看去,门缝里探出两个美女的脑袋,两人都说了声抱歉,因为堵车所以迟到了,然后就往我这里走了过来,会议并没有因为她们而暂停,而我则因为这两道靓丽的身影呆住了。

  前面走的美女,个子目测155cm左右,一头烫过的大波浪长发把后颈半遮半掩,耳朵上呆着一对很小的耳钉,洁白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脂粉的痕迹,淡紫色的嘴唇又略显妖娆,修长的脖子把如玉般的皮肤暴露在空气里,瘦小的上身只穿着略显紧绷的白色短袖衬衫。

  而衬衫前胸被高高的撑起又表明的美女的胸部并不像上身一般的瘦小,下身穿的黑色西装短裙也许是因为尺码小了的缘故,下摆比其他人的高一个巴掌左右,腿上穿着超薄的灰色丝袜透着若隐若现的白色肉光,脚上穿着黑色绒面的尖头超细高跟鞋,看到这里我的小弟弟腾的一下子立了起来,就连鼻子里呼出的气温都高了。

  她身后跟着的美女个子很高高,大概175cm左右,双腿非常的长,也是一头披肩卷发,属于那种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纤细的地方纤细的那种,上身也是白色衬衫,透过领口可以看到锁骨上有一颗美人痣,更显的性感,腿上则穿着深咖啡色的超薄丝袜,脚上穿着灰色的高跟鞋。

  最后一排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坐的靠外一点,是入口处的第二个位置,她们两个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就要入座前面瘦小一点的妹子急着想要进去,而以前的设计前排的靠背很高,与后排的空间又很小,想要进去则只能从我身上跨过去。
  就在我正准备起身让她进去的时候她竟然毫不犹豫背对着我伸出了一条腿跨过了我的双腿,由于我个子大腿比较长,她伸腿的幅度也比较大,尽然把短裙完全的崩到了屁股上面,她本人也由于重心不稳一下子坐在了我的双腿上面,这时我才发现,她灰色的丝袜下面竟然没有穿内裤!

  天啊,这时什么情况,此时此刻我的小弟弟已经膨胀到了极限,而她也发现了自己此时的窘境,想要抬起另外一条腿直接跨过去,就在这时,我的手竟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她的腰部,把她的身体牢牢地固定在了我的腿上,她使劲的挣扎了几下,怎奈何没有挣脱我的双手,反而将短裙抬的更高了。

  我索性将她的双手转到了背后用左手固定住,然后用右手将她的短裙向上翻起,使得她的短裙直接的翻到了腰上,然后把右手放在靠近她大腿根部的丝袜上,感受着丝袜的丝滑;同时我的身子也慢慢的下移了一点,使得我的小弟弟隔着我的裤子和她的丝袜顶在了她娇嫩的穴口处。

  这一霎那,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身体在颤抖,樱桃小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见的一声带点吃惊的娇喘,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挺直了腰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坐在我身上的妹子从脖子红到了脑门,行长和领导们依旧在拿着稿子在讲话,大家也在若有所思的做着笔记,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当然,除了跟在她后边的一起进来的女伴。

  她的女伴看我将瘦小妹子的短裙翻起并压在我的小弟弟上,刚开始也有点惊讶,而后便将这份惊讶掩藏起来,若无其事的坐在我左边入口处第一个位置上。瘦小妹子一看自己的小穴透过丝袜暴露在了自己的朋友眼前,而自己喜欢穿丝袜是不穿内裤的癖好也被发现了,自己挣扎又挣不脱我的双手,索性将身体使劲向前向下压下去,让自己完全的被前一排的椅子挡住,而自己羞红了脸,竟不敢抬头看我,与此同时,她的小穴也好像因羞愧而变得越发的潮湿了。

  我同样也羞红了脸,手和腿都有些轻微的颤抖,但我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放手,这时候一旦放手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呢。就这样我厚着通红的脸皮向坐在我旁边的美女看了过去,她一脸吃惊的用只有我和我腿上妹子能听见的声音说:「小伙,可以啊,色胆不小啊,尽然敢在例会上欺负我们的大美女」。

  我尴尬的说:「姐,美女姐姐,这真的是意外,我刚不知道怎么就……嘿嘿」,美女白了我一眼,说道「刚是意外,那这会呢,这会怎么还拉着我们嘉怡的屁股不放?」

  「这会,这会是不能放啊,我的小弟弟被卡主了,我怕小弟弟被折断了怎么办啊,我可是家里的独苗」我狡辩道,「切,说这话谁信啊,话说之前开例会我怎么没见过你啊,你新来的?」「对啊,我叫王学兵,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喔,原来你就是那个当过兵,新分到网络部的小王啊,你的资料我们上次在人力资源部看到过,你还真的应该叫我姐姐呢,哈哈,我叫赵心怡,不要问年纪,总之比你大,以后叫我赵姐姐就行,另外偷偷告诉你,你小弟弟上的这位叫做吴嘉怡,这可是我们行财务部的一朵花哟,也比你大一点,你叫她嘉怡姐就行」。
  赵姐刚说完,腿上便传来了吴嘉怡大美女蚊子般的声音「喂,你还要我坐到什么时候啊」,话说完只觉得放在嘉怡大腿根丝袜上的右手传来一点点湿湿的感觉,估计是因为暴露小穴害羞产生的快感让小穴里慢慢的流出了一滴滴的淫水。
  「好姐姐,我到现在还没碰过女人呢,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没机会碰,而打工的时候没钱碰,想打飞机有听人家说会早泄,所以这都憋了好多年了,再加上你穿的丝袜这么性感,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嘛,好嘉怡美女姐姐,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嘛,你要不信你自己感觉一下,小弟弟都快爆炸了」,说完我仿佛示威一样把小弟弟又往上挺了挺,右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隔着丝袜轻轻的摸着嘉怡的小穴。
  小穴附近的丝袜也因流出的淫水慢慢的湿的范围越来越大,嘉怡也不知道怎么办,干脆不吭声,但是听着她鼻息越来越重,我知道嘉怡也被我挑起了性欲。坐在一旁的赵心怡估计是看我这么肆无忌惮的摸着嘉怡的小穴,有点坐不住了,说到:「喂,你小子不会是真的要在例会的时候胡来吧,真把我当成空气了啊,小心被别人发现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好姐姐,那你说我怎么办啊,这会我不上不下的,而且嘉怡姐的小穴流了好多水,丝袜都湿透了,不信你看」,说完我用右手使劲摸了几下,沾了点嘉怡的淫水,递到了心怡的眼前,「啊,要死啦,你好大的胆子,连你姐我都敢调戏」心怡说完,佯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可是从她不断摩擦的丝袜淫腿和红着脸却仍然不把坐在我小弟弟上的嘉怡解救下来的样子来看怎么都不像是生气该有的样子,反倒是她泛着淫光的眼睛里满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见两位美女都有点动情了,我脑袋一短路,做出了一个我自己都有点吃惊的举动,我的右手停止了抚摸嘉怡小穴的动作,而是把身体往回缩了一下,解开了西裤的裤裆扣子,然后又将手伸进西裤内将鸡巴从三角裤一侧掏了出来,然后身子又下移回去。

  嘉怡本以为我要收手了,身体往上抬了一下,却没想到刚准备起身又被我按了下来,而小穴的穴口也隔着丝袜压在了我高高挺起的鸡巴上,而且由于我怕她抬屁股,所以下压的力气也比刚才大一些,龟头隔着丝袜竟然直接插进小穴一半,也许是因为从来没在公共场所而且还是大会上被这样的调戏过。

  也许是因为刚刚小穴已经被我摸的起了情欲,只见她猛地一用力双手挣脱了我的左手使劲的捂在自己的嘴上,同时发出一阵娇喘的鼻音,上身一下子压到了膝盖出,胸前的一对大奶子直接压在了大腿上,丝袜淫腿大大的叉开,屁股不由自主的轻微挺动着,龟头隔着丝袜感觉到小穴轻微的收缩着,并且伴随着小穴的收缩越来越多的淫水流了下来打湿了丝袜的裆部流到了我的鸡巴上,紧接着我双手抱着嘉怡的屁股前后移动,使她的小穴在我的鸡巴上来回的摩擦着,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向了明显已经发春了的心怡。

  也许赵心怡村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原本洁白的脸蛋现在红的像要滴出水来,丝袜淫腿不停的摩擦着,右手使劲的抓着裙摆,左手不自觉的在丝袜腿上来回抚摸着。

  看到这里我伸出了左手一把抓在心怡抓着裙摆的右手上,左手感受着心怡柔弱无骨保养的很好的娇嫩小手,一阵春心荡漾,鸡巴也使劲的跳了两下,心怡的手被我拉到了嘉怡的小穴跟前,我拉着她的手摸了摸我的鸡巴,又隔着丝袜摸了摸嘉怡的小穴,低声的说:「心怡姐,你看弟弟我的下面都硬的快要爆炸了,而且你看嘉怡姐的骚穴都湿透了,现在就是想停也停不下来啊,好姐姐你就行行好,帮帮我们嘛~ 」,赵心怡害羞的悄声说「可是我怎么帮啊」。

  「心怡姐你不知道,我特别喜欢美女穿丝袜,刚那会就是因为你们两个大美女穿着丝袜让我情不自禁的就这样了,一想着你们穿着丝袜的脚我就受不了,好姐姐,你就让我闻闻你的脚嘛~ 你就帮帮小弟吧」。

  赵心怡没有啃声,一脸娇羞的抽回了被我拉过来按在嘉怡骚穴上的右手,慢慢的俯下身子扭捏的把脚上的鞋脱了下来,然后把脚放在了椅子的坐垫上,然后不知道从哪轻轻按了一下,中间副手一抬,竟然直接将隔在我们中间的扶手给抬了起来,身子想要转成侧身,可是毕竟她坐在入口第一个位置,始终没好意思侧身,然后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眼睛仿佛再说:看吧,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没法帮啊,可这怎么能难住我呢,我有样学样的把我右边的中间扶手收了起来,然后抱着嘉怡慢慢的移了个位置,然后心怡姐也紧跟着我移了过来,干脆躺在了三个座位上。就在我缓慢移动的时候因为我要使劲也因为嘉怡的骚穴已经被她的淫水湿透了,所以非常滑,鸡巴尽然带着丝袜直接插进去了一半。

  这时候嘉怡鼻子里的娇喘直接变成了淫荡的呻吟声,嘉怡的双腿也轻微的颤抖了起来,我试着把鸡巴再往里插一插,怎奈嘉怡穿的丝袜是那种紧绷型的,我也在无法进去丝毫,我索性抱着嘉怡又往右缓缓的挪了一个位置,同时把嘉怡的屁股往我胸口方向一拉把鸡巴给拔了出来。

  就在我把鸡巴拔出来的时候,嘉怡焦急又不解的看着我,也顾不得害羞焦急的说:「别拿开啊,求求你,我马上就高潮了,求求你让我高潮吧~ 」,我一看嘉怡已经淫态毕露,又想到以后还想再干她就不能直接这样满足她,于是我用手摩擦着嘉怡的骚逼说:「我该怎么帮你啊,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怎样才能让你高潮啊,是不是呀,我的好姐姐」。

  「插我,用你的大鸡吧插我,快点」,「那如果我以后还想再插你而你不让我插了怎么办」。

  「好人,好弟弟,快,别折磨姐姐了,以后姐姐的骚逼都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插就什么时候插,姐姐以前只有一个男朋友,也只和他只做过几次,他鸡巴没你大,时间也没你长,每次还没来性趣就射了,好弟弟,快用你的大鸡吧插死姐姐吧,姐姐都快被你折磨疯了」,我知道她肯定做过爱,但还是装出有点生气的样子说道「你都和别的男人做过爱,哼,想让我插姐姐的骚逼也行,但是以后不管穿衣打扮还是什么时候插骚逼都要听我的安排,否则我这会可就不能满足姐姐了」,「姐姐都依你,以后姐姐都听你的安排,求你别再折磨姐姐了,姐姐骚逼痒,好弟弟,快啊」。

  「口说无凭,这样,我让心怡姐帮我们录像,姐姐你再把刚答应我的事对着镜头说一遍,怎么样,放心好姐姐,弟弟我陪你一起露脸,到时候给姐姐也发一份,这样总不会再担心我把视频乱传了吧」我看着嘉怡稍有犹豫的表情说道,「好吧,那你必须保证不能传出去,否则我可没脸活了」。

  「放心吧好姐姐,传出去我也没脸见人了,毕竟可录的不是你一个人」,然后我把嘴放在嘉怡的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心怡姐那边你也放心,待会你帮帮我,我们让她也录一份,这样我们谁也不敢乱传了」。

  说完嘉怡用了然的眼光对着我笑了笑然后把嘴放我耳边悄悄说:「既然你也打了心怡姐的心思,那我就偷偷给你透露点心怡姐的弱点,心怡姐比我早来财务部一年,因为我们报了同一个瑜伽班所以我们关系特别好,我和心怡姐还玩过女同,也是那时候知道心怡姐原来一直没有过男人,她的处女膜是我们第一次玩按摩棒时我不小心给捅破的,另外偷偷告诉你,心怡姐是那种身体特别敏感的人,尤其是脚超级敏感,甚至不比小穴差,还有耳垂和下巴下面的脖子皮肤都很敏感,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好弟弟我都告诉你这么多了,赶紧录完让姐姐爽吧」。
  我也没想到嘉怡竟然就这样把赵心怡的弱点全给卖了,我急忙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创建了一个只有我们三个人的群,然后打开手机摄像功能后便把手机交给了心怡姐,心怡姐刚听着嘉怡说的淫词浪调早已经耐不住了,拿过手机就对着我和吴嘉怡就开始录了起来。

  因为长期练瑜伽,嘉怡的身体柔韧性非常强,我使劲的往下坐了坐,让自己变成躺坐的姿势,然后抱起嘉怡的屁股,把她的骚穴直接压在了我的嘴上,接着伸出舌头隔着丝袜对着嘴巴上的骚逼舔了起来,我边舔边抽出了一只手把嘉怡的脸轻轻的转向手机镜头的方向,嘉怡也知道我是要让她保证了「我吴嘉怡以此视频为证,今后完全服从王学兵的指挥,如有违约,便容许王学兵将此视频随意处置」。

  说完后直接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开始舔了起来,我的鸡巴虽然只有15cm长,但是由于从一本古书上学了很多锻炼方法,把鸡巴练得非常粗壮,龟头直接塞满了嘉怡的嘴,嘉怡吃惊的掉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接着把我的鸡巴塞进了嘴里,看着我的鸡巴在嘉怡的嘴里进进出出心里一阵暗爽。

  我也没闲着,先是用舌尖围着阴唇外围打转,然后用舌头使劲的往小穴洞口插,仿佛要穿破丝袜插进小穴一样,时不时的用舌头掠过阴蒂,每舔一次阴蒂嘉怡都浑身哆嗦一下,小穴流出来的淫水越来越多,透过丝袜糊的我满嘴都是,直舔的嘉怡边颤抖边用我才能听见的声音呻吟着。

  嘉怡穿的灰色丝袜是那种带圆型荡的那种,隔着丝袜我舔的不过瘾,伸手将丝袜撕了一个小洞,然后从小洞开始一直把嘉怡的丝袜裆部撕掉,嘉怡因为小穴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发出一声惊呼,然后又抬起头往前看了看见大家都在认真开会根本没人注意我们才又将头放在我的鸡巴旁继续的舔了起来,这会没有了丝袜的阻隔,我直接把嘉怡突出老高的阴蒂吸入口中用舌头使劲的嘬了起来。

  「啊…啊,好弟弟,大鸡吧弟弟求求你别舔了,阴蒂好敏感,要受不了了」,我没有理会嘉怡,继续的嘬着,然后放开阴蒂沿着阴蒂上方一直到屁眼后面来回的轻扫着,接着又将舌头挺直猛的插进了嘉怡的骚穴里面,模仿鸡巴来回的抽插着,然后使劲的吸着嘉怡骚穴里流出来的水,舔的兴起直接跑到了嘉怡的屁眼前把舌头使劲的插到屁眼里面,「啊,好弟弟,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别折磨姐姐了,姐姐的屁眼还没有被舔过,啊……再使点劲,啊……干烂姐姐的骚屁眼,姐姐的骚逼以后都是你的,啊……啊……」。

  嘉怡的骚逼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我知道差不多了,然后我把嘉怡的屁股往下直到我的鸡巴附近,双手抱起背对着我成对折状的嘉怡的屁股把鸡巴对准骚逼一插到底,「啊……受不了了……弟弟,爸爸,姐姐的骚逼要被你干烂了,啊……啊……大鸡吧爸爸,好弟弟,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啊,插得姐姐好爽啊……,干死姐姐,再使劲……好弟弟……快用你的骚鸡吧插烂姐姐的骚逼……」

  嘉怡用双手盖在嘴上语无伦次的淫叫着,尽然自己把屁股上下的扭动着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骚逼里进出,我用右手扶着嘉怡的屁股配合着她抽插的动作,然后掉过头看眼赵心怡,发现她左手拿着手机还在录着,右手已经将短裙高高掀起,她居然也没有穿内裤,看来她们是约好的,然后用右手手指在小穴口来回的摸着,嘉怡的小穴是那种阴唇很大但是很薄型的。

  而我隔着咖啡色的丝袜发现心怡的小穴是那种阴唇又薄又小、包括洞口在内整个阴部都很小的那种,我趁心怡不注意一把将她的丝袜右脚拉到了我的鼻子上使劲的闻了起来,估计是前一天穿了的丝袜没有来得及洗,心怡姐的丝袜脚传来了淡淡的酸臭味,还混合这高跟皮鞋的皮革味,那种味道让恋袜狂的我直接疯狂了,心怡姐被我抓住右脚后想要缩回去但是我岂能让她得逞,于是她便说「好弟弟,姐姐的脚臭死啦,昨天加班太累没有洗丝袜,你不怕臭吗」。

  「姐姐的脚一点也不臭,我就喜欢这种味道」,说完我把放在鼻子上闻着的丝袜脚一把抓起来直接将脚趾头塞进了我的嘴里吮吸了起来,用舌头舔着心怡的丝袜脚的脚心,看了眼心怡的样子,吴嘉怡果然没有骗我,心怡的脚果然非常的敏感,只见心怡摸着小穴的右手越发的用力越发的快速,嘴巴也张得大大的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呻吟,咖啡色丝袜的裆部已经被流出来的淫水打湿变了颜色,看到这我抓着心怡的腿直接将她拉了过来,让她的屁股挨着我的屁股,而她整条丝袜腿蜷缩起来把两只丝袜脚放在我的脸上。

  「就是这,好弟弟……啊……姐姐好爽啊……两只脚都要弟弟舔……啊……嘉怡,给好弟弟说说,让他舔舔我的脚,我好爽……啊……就是这样~ 」,看着心怡的骚样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鸡巴使劲的插着嘉怡的骚穴,次次都到底,「啊……啊……啊……弟弟,姐姐的骚逼要被插烂了……啊……啊~ 使劲,姐姐马上就要到了……啊……使劲操姐姐,让姐姐上天……啊……啊……」,听嘉怡说完我反而放慢了速度,嘉怡急忙掉过头说「好弟弟,求你了,姐姐快飞起来了啊……啊……好弟弟,别减速啊~ 快插死姐姐……姐姐这就让心怡也做保证……快让姐姐爽,姐姐答应你心怡以后也听你安排,心怡的骚逼也只给好弟弟操」。
  说完一把抓过了心怡手中还在录像的手机,用右手拿着手机对着心怡录像,而左手直接伸了过去,将中指和食指带着丝袜使劲的插进了心怡的骚逼抠弄了起来,心怡淫水居然比嘉怡的多好多,心怡的小穴在淫水的润滑下也并没有感到特别疼,反而闭起了眼睛开始呻吟了起来「啊……臭嘉怡,又折磨人家的骚逼,骚逼好爽……我赵心怡也在此承诺以后全听王学兵的安排,骚逼只给王学兵插,骚丝袜脚也只给王学兵一个人舔,啊……好弟弟使劲的舔啊……姐姐的脚好爽……」,我见嘉怡这么卖力,就说「嘉怡姐,既然心怡姐都保证了我就不折磨你了,这样,你抠心怡姐骚逼的速度有多快我就插你的骚逼多块,你抠多大力我就用多大力,嘿嘿,公平吧」。

  嘉怡一听我这样说,左手就开始加速,而且力量也加大了好多,抠的心怡直叫唤「啊~ 嘉怡 ~好嘉怡……骚逼要被你抠烂了……啊……抠着G点了……快,再快点,弟弟使劲舔姐姐的脚啊,快~ 嘉怡,姐姐也快要到了,啊……啊~ 啊」,
我也履行我的话,一面舔着心怡的丝袜脚,一面开始加速猛干嘉怡的骚逼,「啊……啊……再快~ 姐姐的逼要烂了啊……啊……骚逼芯子都要被插烂了啊……使劲啊……好美啊……姐姐好美啊~ 骚穴好美啊……啊啊啊啊~ 要到了……到了~ 」。

  嘉怡的骚穴花心喷出了大量的淫水喷在了我的龟头上,花心上的子宫口也开始剧烈的收缩,隔着丝袜插在心怡骚逼里的手也抽了回来捂在了嘴上,我也停止了抽插,而是将鸡巴一直露在外面的3、4厘米使劲的往嘉怡的骚逼里插,就在骚逼花心使劲收缩的时候我尽然将龟头整个插进了嘉怡骚逼最深处的子宫里,「啊!~ 啊……啊……骚逼烂了……啊……好疼……啊……好爽……啊啊啊啊~又要到了,骚鸡吧让骚逼上天了~ 啊……又上天了」

  只听嘉怡分不清是痛苦还是爽的淫叫声之后骚逼又开始使劲的收缩,停了几秒后又来了第三次剧烈收缩,而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把鸡巴从嘉怡姐的子宫里抽了出来,然后急忙把我扔在旁边的外套拿过来放在嘉怡的小穴下面,只见嘉怡的骚水就像尿一样流了出来,然后我放开了心怡的骚丝袜脚,将嘉怡的屁股抱起来把骚逼放在嘴边又是一阵舔,本来只是想帮嘉怡姐清理一下流出来的骚水免得待会没法收拾,没想到没舔几下嘉怡姐就对着我喊道「啊啊啊,来了,又来了,又要高潮了,弟弟,姐姐要死了,啊啊啊」。

  这一次骚逼足足收缩了二十多秒,压的我都有点窒息了,淫水更是多的让我怀疑究竟是不是尿了,我直接将淫水全部喝了下去,因为我学过的古书上面有一种可以把女人淫液转化为增强阴茎的方法,一直到嘉怡骚水流完我才把她放下来,这时候嘉怡姐才一脸满足又虚弱的说「臭弟弟,姐姐快散架了,你的鸡巴好大啊」,「姐,你刚才怎么反应那么大啊,是不是女人高潮都这个样子啊」。

  「臭小子,刚让姐姐高潮了四次还来嘲笑姐姐,女人的子宫是很小而且非常敏感的,姐姐刚第一次高潮你就使坏把鸡巴插进姐姐的子宫,姐姐的子宫还没有东西进来过呢,又疼又难过,直接第二次高潮也来了,第二次高潮带着子宫一起收缩而你龟头还在子宫里面摩擦着,直接把姐姐干死到第三次高潮,而这还不算完,高潮过后小穴还很敏感,而你直接用嘴吸上小穴舔弄阴蒂又把姐姐送上了第四次高潮,第四次高潮和前三次不一样,第四次更爽,比前三次加起来都爽,我估计这就是潮吹把,姐姐还是第一次潮吹呢」。

  嘉怡详细的给我讲着她高潮的过程,只听的我鸡巴不住了点头,于是我说「嘉怡姐,你看弟弟的鸡巴还这么硬,你要不帮射出来我可就继续插你了啊」,嘉怡吓得缩了缩屁股「可别,我可再禁不起你折腾了,你去干心怡姐把」。
  边说边把上翻的套裙拉了下来从我的腿上下来坐在了我的右边,然后直起身子向前看了看对我说「好弟弟,例会都过了一大半了,我爽了可心怡姐还没爽呢啊」,「那我们先帮心怡姐爽了之后你们再一起帮我吧」,「也好」。

  我向心怡俯下身子把心怡的衬衫扣子解开,之后把心怡的胸罩从后面解开扣子脱了下来放在了心怡的包里,一只手揉着心怡的奶子,另一只手去摸心怡的丝袜和骚穴。

  一摸才知道原来心怡由于个子大,买的丝袜也是加长码的,所以丝袜的弹性特别强,裆部的弹性也很强。

  我直接伸出食指和中指,学着AV里加藤鹰的样子在心怡的骚穴上用淫水把手弄湿后便练着丝袜一起插进了心怡的骚穴里。

  心怡的G点凸起的很明显,根本不用刻意的去找,我就用两根手指在G点上隔着丝袜轻轻的按摩着,大拇指也没闲着,在小穴口上边的阴蒂上摩擦着,「啊,就是这,好弟弟不要停,好爽啊~ 啊~ 使劲的揉骚逼,好爽~ 骚丝袜脚也好爽,
使劲舔,就是那」。

  坐在旁边的嘉怡也过来帮忙,拿起了心怡另一只丝袜脚放在嘴边用舌头舔起了脚心,然后将自己的左脚从高跟鞋里抽了出来塞进压在了心怡的嘴上,心怡边淫叫着双手抱起了嘉怡的丝袜脚舔着,就这样,我插在心怡骚穴里的手指头开始加速用力,「啊啊啊,使劲啊~ 好弟弟,把骚逼抠烂~ 啊啊啊~ 姐姐要到了~ 啊
~ 飞起来了啊啊啊啊啊」。

  在我扣着的G点的手指使劲的抠弄下,心怡也到达了高潮,而我并没有停下,心怡高潮的时候我用更大的力气扣着G点,心怡已经有点受不了了,身体左右使劲的扭曲着,双手使劲的把嘉怡的脚往嘴里塞着并且发出一连串的淫叫,突然,心怡上身一下僵硬绷紧,嘴张大却不发出一丝声音。

  就这样停顿了大概5秒钟左右,开始使劲的呼吸着空气,与此同时我插在她骚穴里的手指感觉G点又胀大了一倍有余,小穴也连续的疯狂的收缩起来,我急忙拔出手指,只见一道水柱直接从小穴口射了出来射在了丝袜上把覆盖在整个屁股上的丝袜全部都打湿了。

  「好弟弟,爽死姐姐了,男人的手果然更有力」「可是两位姐姐,你们爽了我的鸡巴还在这挺着啊」,两女对视了一眼笑了笑。

  心怡慢慢的爬了起来把裙子拉了下来然后跪在我旁边,衬衫扣子也没扣,一口把我的鸡巴套进嘴里舔吸了起来,一旁的嘉怡也把脚伸了过来夹在我的鸡巴和睾丸上摩擦着,我从地上拿起嘉怡的高跟鞋放在鼻子上闻着「嘉怡姐你的脚比心怡姐的味道更重一点,不过我就喜欢这种骚骚的味道,哈哈」。

  「想闻以后姐姐穿各种各样的丝袜高跟鞋让你个小色鬼闻个够舔个够」,「心怡姐加油,我也快到了,我要射你嘴里」,说完心怡也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不一会我感觉龟头膨胀到了极点,我使劲把心怡姐的头压在我的鸡巴上压到底,马眼一热开始发射。

  由于没碰过女人又长时间修炼古书上的功法,使得我足足射了十几波,心怡姐只来得及咽下去前几波就咽不急了,只好全部都含在嘴里,当我射完后小嘴被精液塞得满满当当的,然后抬起头无奈的看着我,我拿起嘉怡的一只高跟鞋,又拿起了心怡的一只高跟鞋放在心怡嘴边,「心怡姐,两只鞋各吐一半,我要姐姐们穿着装着我精液的鞋上班,嘿嘿」。

  心怡照做之后说「小变态要死哇,射这么多,差点把姐姐我噎死」,说完我一阵干笑,我们三个便开始整理衣服,两女把衣服穿好后又穿上高跟鞋,这时嘉怡调皮的把刚吐过精液的高跟鞋里的丝袜脚拔出来,然后两只脚底互相摩擦了几下又把高跟鞋穿了回去后说「心怡姐,涂过精液丝袜好滑呀,你也左右脚都涂一下吧,嘿嘿」,心怡看着我一脸期望,又白了一眼嘉怡说「遇上你们两个变态冤家我可真是到了霉了」,嘴上说着,脚下却也没停,把双脚互相抹均匀后穿好了高跟鞋,然后我们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把座位恢复好,学着其他人开始听例会的内容。

  大会也进入了最后阶段,开始对我们几个新来的员工进行分配。

  我们科技部的总机房在一栋独立的小二层楼上,小二层楼和总行、各个网点离的都比较远,常年由我们部门总经理、副经理和两个师兄驻扎着,而我们科技部门的人手很少,所以基本上一个人驻守一个支行机房,由于我家里找的人关系很硬,所以行长干脆重新调整,除了驻守总机房的领导和师兄,我直接被分配到市一个区的总行进行驻扎。

  那个区总行我也过去看过,一共四层楼,属于那种一个过道南北错落办公室的行政楼型,机房就在总行三楼最东边,隔壁就是给我分配的独立办公室,办公室里各种用品一应俱全,由于科技有时候要加夜班所以还配了休息用的折叠床,在隔壁就是总行财务部了。

  财务部一共就五个人,除了赵心怡和吴嘉怡两个美女,还有一个财务总经理李欣雨,是一个33岁的大美女,很是严厉,属于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女强人,据说一心忙事业还没有找对象;

  副总赵静是一个38岁的年轻少妇,话不多但是很温柔,有个5岁的儿子,由于老公出轨离婚已经三年多了,也没有在要找的打算,一心干事业;

  还剩下的一个张皓恬是一个典型的白富美,家里有关系所以上班也是最闲的一个,每天网购、化妆就是她的工作,年龄和赵心怡同岁但是比赵心怡大月份,为人有点傲但是挺热心肠。

  因为支行网点较多各部门比较分散,所以总行三楼只有我们两个部门,赵心怡和吴嘉怡、张皓恬在一间大办公室,足有我办公室三倍大,她们办公室对门就是总经理李欣雨的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再隔壁是副总赵静的办公室,其他综合办公室、人力资源部和区总行行长办公室在二楼,一楼是总行营业室和一个vip客户会谈休息室,顶楼四楼一半区域被打通改造成了健身休息室,剩下的一半空闲的办公室被改成了卧室和洗浴室,是专门给行长和领导预留的。

  但是听说从来没人去过一直被闲置着,因为领导有时间都去喝酒住宾馆了,谁没事干住单位上的卧室啊,也就只有健身房偶尔有人上来锻炼身体。而且更令人振奋的是,总行除了保安和我其他人都是女的,而且颜值都不低……

  (注:因为市级总行和区级总行不好区分,所以后文的总行是指区总行,除非单另说明,还有就是区总行周雪是个43岁的少妇,老公常年在SH做生意两地分居,大儿子在美国留学,女儿在这上学刚高考结束)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