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华中学之殇】(02)【作者:biscuit侠】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早上八点,明华中学大礼堂,开学典礼。

  第一次穿上礼服的凌枫显然还有点不习惯,总觉得白衬衣把脖子勒得透不过起来,刚把领子上的扣子解开了一个,一个冷冷的女声就传了过来「新同学,到了我们班就不要惹乱子,把扣子扣上,到时候被纪检部扣分了,丢的可是全班的脸!」凌枫回过头,看见了一个身材高挑,及肩金黄色波浪长发,鹅蛋脸,五官精致的女生单手插着腰在和他说话。「李雨儿,你怎么和凌枫说话的!他刚来学校不知道校规很正常,你这是什么态度!」站在一旁的吴霜看不下去了,把凌枫拉到自己身后,忍者火气和李雨儿说。

  这时,李雨儿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娇小,面容可爱的的女生说话了「你这个穷酸的样子,一看就连礼服都没穿过,来明华上什么学啊」说完,还邹起眉头,吐出了她的小舌头,作出一脸嫌弃的样子。「还有你,张小萱!没事别凑热闹,在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吴霜似乎对她们没有什么好印象。「好了好了,我扣上就好了,我刚来还不知道校规,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凌枫一边陪着笑脸,一边缓和气氛。心里倒是在想:这两个女生长得倒还可以啊,就是性格还有点问题,要找个机会好好调教调教才行。李雨儿看见凌枫这个样子,心里更加瞧他不起,鼻子轻哼了一声,便转身走了,小声地说了句「明华中学居然让这样的人转进来了,也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张小萱看见李雨儿走了,也急忙跟了上去,临走前对凌枫挥了挥小拳头,还得意地和凌枫说了一句「今天算你识相,看清楚了,以后不要惹我雨儿姐哦!」

  吴霜看他们走了,叹了一口气,回头对凌枫说「李雨儿是我们班的班长,仗着校长是她表姐,经常在学校里欺负别的同学,高傲惯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以后躲着点就好了。」凌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李雨儿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啊,原来是孙校长的表妹....对了,霜哥,那张小萱呢?」「小萱是她在学校里的跟班,别看她个子小小的才160高,已经是跆拳道黑段了,平时学校里的男生都不敢惹他们,你以后也小心一点。」吴霜担心地看着凌枫说道,生怕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新同学,今后莫名其妙的得罪了李雨儿,被打一顿。「不会不会,这不是有霜哥护着我嘛!」凌枫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憨憨的笑着。吴霜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说「你能不能有点男生的样子,我一个女生哪能成天跟着你,你这样被人知道了要被笑话的....」「啊...我....」

  凌枫话还没说完,全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吴霜赶紧拉了拉他的袖子,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凌枫不要说话了。凌枫往主席台上看,一个身着职业套装,D罩杯撑得白衬衫有点变形的女人走了上来,正是明华中学的美女校长孙舒雅。经过了昨天凌枫的再次调教之后,孙舒雅的状态显然不太好,站在主席台上,看见凌枫正朝着她笑,一下子就慌了。匆忙地宣布了开学典礼开始,就开始念起稿子来。凌枫在台下饶有兴致地看着孙舒雅的窘态,一边在心里开始默默地运起御女诀的第二层心法。御女诀共分六层,第一层是靠修炼者自行修炼打下基础,第二层则需要和女人交合内射后,阴阳相融将女性的精气吸入自己体内的同时也可以在女性身上留下印记,以供控制。

  站在台上的孙舒雅只想赶紧把两页纸的开学致辞念完,避开凌枫的目光。不料,稿子刚念到一半,孙舒雅突然觉得子宫处一麻,紧接着就是如洪水一般的的快感从下体顺着神经涌向全身。「啊!」没有反应过来的孙舒雅在主席团上忽然娇喘了一声,一片红晕冲上了脸蛋,孙舒雅强忍着快感,一边断断续续地伴随着轻微的喘息声念着稿子。台下的师生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吴霜也很不解地和凌枫说了一句「孙校长平时不是这样的啊,今天是怎么了?」凌枫一边笑着回应她「孙校长可能是刚开学,太劳累了吧」,一边默念口诀。

  孙舒雅只觉得下体的快感一阵强过一阵,幽深的花谷早已湿了个透,双腿不停地在颤抖,还好有下半身有讲台挡着没人看见。阴道顺应着法诀不断地收缩开合,一丝丝淫水顺着黑色的丝袜慢慢流出来,流过大腿小腿,「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好在声音微小,没人听见。孙舒雅强撑着把稿子念完,没等主持人上台就跑了下来,直奔礼堂外面。凌枫心里笑道「孙舒雅这婊子倒是真能忍,怪不得能当校长」,然后和旁边的吴霜哭丧着脸说了一句「哎呦哎呦,霜哥,我今天早上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东西了,实在忍不住,能不能去趟厕所....」吴霜听到这话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和校长今天是怎么了,都不在状态啊,要不要来一瓶脉动?快去吧快去吧!」

  孙舒雅坐在女厕所的马桶上,撩起裙子想检查她的下体,手刚碰到湿润的阴唇,就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紧接着,一阵淫水再也没办法控制地喷了出来,一股一股地溅在厕所门上,足足一分钟才停下来。潮吹完之后,孙舒雅满脸通红,喘着气,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这时,门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孙校长在吗,我是凌枫啊,我刚来学校,还不知道厕所在哪呢?」孙舒雅又急又气,骂道「凌枫,今天是不是你搞得鬼,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凌枫听到这话,装作无辜地回了一句「孙校长,你在说什么呀?你今天的发言很精彩啊,我这不是都特地过来找你学习了吗?」孙舒雅一慌,急忙说「你要干什么,不要乱来,这里是女厕所,我要叫保安了!保安保安!」凌枫叹了一口气,说道「唉,看来小母狗调教的还不够啊」,接着在门外运起功来。孙舒雅原本已经慢慢平复的身体,忽然间又敏感起来,比刚才还强烈的快感接踵而至,一瞬间全身都绷直起来,然后全身仿佛浸泡在性爱的快感里,失去了力气,一下子跪在地上。「啊啊....别别别.....凌枫...啊...我错了..啊啊啊...放过我吧....」孙舒雅全身颤抖着打开厕所门,跪在凌枫面前。凌枫看着这个原本还在主席台上致辞,高高在上的校长,此刻像一只母狗一样跪在地上求饶,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眼前的孙舒雅早已没有什么校长的气度,黑色的丝袜已经被高潮来袭的自己撕烂,上身的白衬衣纽扣已经不知道去哪了,乳罩早已被丢在一旁,配合上跪姿,一对分量十足的巨乳垂在凌枫眼前。

  凌枫笑嘻嘻地说了句「这才对嘛,我的小母狗」然后俯下腰,狠狠的抓住孙舒雅的左乳用力的揉捏起来,剧烈的疼痛让孙舒雅浑身都在颤抖,但是心里对这个恶魔的惧怕,让她一动也不敢动。凌枫饶有兴致地绕着跪在地上的孙舒雅走动,一会捏捏乳头,一会拍拍屁股,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第一个性奴。欣赏完自己的杰作,走到孙舒雅背后时,凌枫一脚把孙舒雅踹倒,把阳具一下子插进她湿润已久的小穴,像狗交配一样抽插起来。凌枫像骑在孙舒雅身上一样,用手拽着她的头发,每动一下就拽一下,像骑马一样。

  剧烈的疼痛的和强烈的快感交织在一起,没到五分钟,孙舒雅就「啊.....」地一声到了高潮,腿一软再也跪不住地倒在厕所地上,胸前的两团美肉泡在地上的淫水里被压得变了形。凌枫把她翻了过来,把她两条长腿架在自己肩膀上,开始了第二轮的抽插。凌枫放缓了速度,尽情地享受着阴道的颤抖,一边用手玩弄着满是指痕的双乳,用手指从地上粘上她的淫水,抹在她原本高傲纯洁的脸上,尽情地欣赏着她绝望的神情。孙舒雅两眼无神地躺在地上享受着和我的性交,嘴里低声地重复着「不要..不要...放过我吧...」凌枫低下头,咬住她的耳朵,轻声地说「好啊,那就放给你吧」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凌枫忽然加速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用最大的力气顶进去,她紧窄的阴道一下子被硕大的阳具撑开,阴囊和她的屁股撞击在一起,淫水四溅的同时,也发出了震彻整个厕所的回音。凌枫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腿,阳具快速地进出她阴道的最深处,最后猛地一顶,冲破了她的花心,进到她子宫里,然后把精液尽情地挥洒在里面。只听见她惨叫一声,身体不断地扭动,所有的淫水从身体最深处泄身而出。凌枫一边享受着她子宫包裹阴茎的快感,一边看着满脸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淫水的校长,邪恶地笑了出来。

  经历了多次高潮的孙舒雅,在地上抽泣,胸部随着她的哭泣一上一下的抖成一朵朵浪花。凌枫抽出阴茎,用手捏着她通红的脸颊,把阳具塞了进去,强迫她清理。孙舒雅开始挣扎起来,凌枫一巴掌拍在她的胸上,笑着和她说,「你还想尝尝刚才开学典礼的那个感觉吗?」孙舒雅疯狂的摇头,然后拼命地用她的小嘴塞下凌枫的阳具开始舔起来。凌枫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就对喽,这才是母狗应该有的样子,孙校长。」她不敢答话,只顾着用嘴清理着我的阳具。

  凌枫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捏着孙舒雅的乳头问,「对了,那个什么李雨儿是你的表妹?人长得倒还可以,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没礼貌啊,也该调教调教了.....」孙舒雅听到这句话,,像疯了一样抓着我的裤脚,哭着说「凌枫...你放过雨儿吧....她才十六岁啊....都冲着我来吧...不对...都冲着母狗来吧...放过我表妹的...好不好...」凌枫歪着脖子看着地上求情的校长,戏谑的笑了一声「好一副姐妹情深的画面啊,真是太感人了」紧接着,凌枫一脚把她踢翻在地上,用鞋踩着孙舒雅的胸,碾了起来。「啊啊啊啊.....」听着孙舒雅的惨叫,凌枫冷冷地说「你知道吗?母狗,是没有资格和主人谈条件的」

  凌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走出厕所,留下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孙舒雅。凌枫伸了个懒腰,慢慢悠悠的走回大礼堂,找到自己原本的位置坐了下来,吴霜看着几乎全身湿透的、身上还有一股奇怪味道的凌枫,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不会吧,都拉了快一个小时了?」凌枫苦着脸说「霜哥,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看一包饼干过期了,没舍得扔,今天这不就....」吴霜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用拳头锤了下凌枫肩膀,然后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兄弟,过期的东西哪能随便乱吃啊,以后别这样了啊」「那当然那当然,哎呦,现在肚子还疼呢...」凌枫演着戏,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感动,从报道第一天到今天开学典礼挡着李雨儿,吴霜好像从来就没有瞧不起自己过。不过这样的念头也只是闪了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毕竟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凌枫了。

  一个月后

  晚上九点钟,高二(2)班晚自习。

  虽然凌枫才刚刚转进明华中学,但或许是御女诀的缘故,吸收了孙舒雅多次精气以后,跟着学校的学习进度一点都不吃力,甚至还比班里很多同学提前做完了作业。吴霜也愣愣地看着她这个傻里傻气的同桌发呆,用手里的笔戳了戳凌枫,说「兄弟,没看出来啊,平时傻乎乎的,学习还可以嘛」凌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害羞得说「不不不,这都是霜哥教的好,今天早上还得谢谢你呢」吴霜忽然像想起什么一样,靠到凌枫耳边说「对了,别看李雨儿平时那么横,她学习还是年级前十呢,所以平时做什么坏事,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可要好好学啊,这样就等于打她脸了,说明你是靠实力进的明华。」「我哪里敢和班长比啊,霜哥,我感觉闷得慌,想出去走走」「去吧去吧,学校挺大的,反正你作业也写完了,到处看看也好」「嗯嗯,那我去啦」

  其实凌枫哪里是因为想逛才出教室的,他只是看见课间的时候,李雨儿和张小萱神神秘秘地出了教室,到现在还没回来,有点好奇。不过学校这么大,能不能遇见李雨儿也是个问题,抱着随便晃晃的心态,凌枫就这样走在了校园里。路过舞蹈室的时候,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了打闹嬉戏的声音,凌枫看了一眼才知道,原来是高三艺术班的四个艺术生在里面练习迎新晚会的舞蹈节目。没细看,凌枫就走了,毕竟他今晚的主要目的还是找到李雨儿,看看她究竟在搞什么鬼。
  忽然,凌枫看见舞蹈室旁边有一个地下器材室的门开了,平时这个门都是锁着的,钥匙只有体育老师和学生会有,大半夜自然不会上什么体育课,那么这个门自然就是李雨儿开的了。凌枫屏住呼吸慢慢,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地下室的气味自然不太好闻,散发著一股潮湿和灰尘的味道。绕过两个转角,凌枫来到了地下器材室,果然听见了李雨儿的声音「欣妍,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今年这个省优秀三好学生,早就内定是我了,你居然还敢交报名表?」「原来这个事情还和欣妍有关系啊....」凌枫知道欣妍是隔壁一班的学生,和吴霜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

  凌枫躲在角落里,借着器材室一闪一烁的灯,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李雨儿和张小萱坐在软垫上面,还有一个同班女生余佳揪着欣妍的衣领站在前面。李雨儿正眼也不看欣妍,在旁边刷着微博,张小萱在一旁帮她捶背「俞佳,也不要逼她了,动手吧」那个叫俞佳的女生似乎有些犹豫,「雨儿姐,这样不太好吧,到时候吴霜问起来.....」原本漫不经心的李雨儿脸色忽然一沉,抬起头看着俞佳,旁边的张小萱先说话了「俞佳,你说什么呢,我们雨儿姐要教训谁,还需要她吴霜批准?废话少说,要不然我连你一块揍」凌枫看在眼里,心里暗道「这个张小萱看起来挺可爱的,做起来事来这么暴力。」

  俞佳听到这句话也没了办法,她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只是因为爱慕虚荣,用裸照找李雨儿借了钱装富二代,后来实在偿还不起了才开始替李雨儿做事的。虽然俞佳也怕吴霜来找自己麻烦,但是毕竟眼下是李雨儿在自己面前,自己有把柄在她手里,还是乖乖听话吧。

  「啪」一声,俞佳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扇在了欣妍的脸上,顿时欣妍的脸红了一大块。「不够,再来!」李雨儿在旁边冷冷地说道。欣妍本来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生,让凌枫没想到是这个时候居然也没有求饶。俞佳狠下心,开始连续地扇欣妍耳光,大声地呵斥她「说啊,还敢不敢和我们雨儿姐抢三好学生?你说话啊?!」任凭俞佳怎么打骂,欣妍也只是站在那里,眼眶通红地死死盯着李雨儿,李雨儿有点坐不住,感觉到自己的威严被挑战了一样。

  「俞佳,把她衣服脱了,接着打」李雨儿向俞佳下命令,俞佳转身去脱欣妍的衣服,谁也没想到原本一声不吭的欣妍开始挣扎起来,甚至把俞佳给推倒了。欣妍刚转身要跑,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张小萱一脚飞踢过来,就踢到欣妍的腰上,欣妍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疼的站不起来。李雨儿给了俞佳一个眼神,对着躺在地上呻吟的欣妍努了努嘴,俞佳背上一寒,走过去先对着欣妍肚子打了一拳,然后开始脱欣妍的短袖校服T恤。欣妍哭着拼命地挣扎,一口咬在俞佳手上,俞佳大叫一声,顿时火起,抓着欣妍的头发就往地上撞。

  李雨儿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招呼了一声,就和张小萱走了,临走前嘱咐了俞佳一声「让她好好长点记性,记得把裸照拍下来发给我,不然的话.....你懂的」李雨儿挥了挥手里的手机,就和张小萱一起走了。欣妍收到了这么大的刺激,上半身只戴着纯白色的围胸就晕了过去,俞佳折腾了这么久也累了,坐在软垫上喘着气。凌枫在偷偷地在一旁打量着俞佳,俞佳大概165左右,比欣妍稍高一些,长相中等偏上一点点,染着棕色的长发,身材嘛....凌枫不打算错过这个绝妙的机会,准备亲自试试。

  凌枫悄悄地绕到软垫后面,趁俞佳还在喘气没缓过神来,猛地用手勒住她的脖子。俞佳本来身体素质就一般,刚才还和欣妍打闹了这么久,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两只手只是堪堪握住凌枫的手臂没有力气反抗,凌枫这时候右手勒住俞佳的脖子,另一只手绕过俞佳的腋下,隔着校服一把握住了俞佳的左胸。俞佳害怕的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不明白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凌枫隔着衣服揉了揉俞佳B罩杯的胸部,似乎有些不满,便从她的衣服下摆伸进去,翻开了俞佳的胸罩,和她的胸来了个亲密接触。俞佳虽然平时有些爱慕虚荣,但是也从来没有被男生这样亲密的接触过,胸被握住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愣住了,哭了起来。凌枫的手放在俞佳坚挺的胸上,刚才的打闹加上地下室本来就很闷,俞佳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此刻胸部上布满了汗珠,都是滑腻腻的。看见俞佳不再反抗,凌枫从背后抱住她坐在软垫上,两只手不停着揉捏着俞佳的双乳,体验着和孙舒雅的巨乳不同的感觉。

  玩腻之后,凌枫把手上沾到的灰和汗抹在俞佳的脸上,然后猛地一翻,把俞佳摔在软垫上。凌枫已经想好了,这一次的调教不让俞佳看到自己的脸,一定很有趣。俞佳趴在垫子上,一边哭一边求饶「大哥你饶了我吧,我还是处女啊,我把钱都给你好不好,你放过我吧....」凌枫在她身后冷笑「你让我放过你?那你刚才是怎么对待欣妍的?」说完把她的校裤扒到膝盖处,漏出了小熊图案的内裤,凌枫一把扯下内裤,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桃源洞口抚摸,,俞佳的身体慢慢开始产生快感,发出轻微的颤抖和呻吟,乳头在凌枫的爱抚下,也已经硬了起来。

  凌枫对着她的阴部食指慢慢得塞进半个指节,处女紧窄的阴道死死地卡主凌枫的手指,似乎在为俞佳的贞洁做最后的抵抗。凌枫慢慢地退出来一点,又慢慢地伸进去,速度从慢到快,力度由小到大,从来没有性经验的俞佳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全身都在软垫上不停地发抖,淫水一点点地从阴道里流出来,润滑了凌枫的手指。凌枫拔出手指,用俞佳的屁股擦干手上的淫水,淫笑着说「你刚才才用手欺负欣妍这么久,我今天就用手帮你告别处女吧,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因果报应把!」俞佳听到这个话,惊恐地大喊「不要不要,放过......」话音还没落下来,凌枫强有力的手指一下子就顺着已经湿润的阴道插了进去,一口气冲破了陪伴了俞佳16年的处女膜,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俞佳的下身袭来,她的处女就这样被人夺走了,甚至连破除的人脸都没有看见,俞佳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一部分是因为破处的疼痛,另一部分是因为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听李雨儿的话....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晚了,凌枫抽出沾着俞佳处女血的手指抹在了她的小熊内裤上,接着用双腿顶开俞佳的膝盖,用后入的姿势把早已充血的阴茎抵在俞佳的阴唇上,接着,龟头慢慢挤开大小阴唇,插进阴道。「啊啊啊啊啊啊.....」俞佳因为阴道的疼痛惨呼起来,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地下器材室回荡的格外响亮,这样更加刺激了凌枫恶魔般的心。开始不顾俞佳的叫喊,野蛮的运动起来,猛烈地撞击着俞佳的花心。俞佳疼的翻起了白眼,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软垫,把垫子都抓烂了。阴精混着处女的献血随着阳具的抽插溅了出来,给雪白的校服染上了一层红晕。

  慢慢地,俞佳刚开苞的身体开始熟悉了性爱的行为,快感逐渐代替了疼痛,阴道也慢慢适应了凌枫阳具的尺寸,开始一紧一松的吸着凌枫的阴茎。凌枫见状,双手从腋下穿过,伏在俞佳的背上,双手紧紧抓住俞佳盈盈一握的玉乳,开始借力粗暴地活塞运动起来。「啊啊啊...不要这样...停...停..下来...好疼.......」俞佳的胸部传来撕裂一般的感觉,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的胸部,揉捏的双乳通红。随着一次比一次深入,俞佳的子宫开始不自觉的收缩,在积蓄着快感,准备释放生命的精华,精通御女诀的凌枫,自然也察觉到了俞佳的这一转变,动作开始慢了下来。

  俞佳这时候已经迷迷糊糊了,身体不自觉的顺应着凌枫的抽插自己扭起腰来,凌枫笑着说「你可真是个小淫娃啊,那今天就送你个礼物好了,我会让你永远记住我的滋味。」没等俞佳反应过来,凌枫使劲全力一顶,阴茎冲破了俞佳的玉关,进入到了子宫里面。俞佳的子宫十六年来都没有收到过这样猛烈的刺激,紧紧地包裹着凌枫的龟头,紧接着,俞佳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一大股处女的阴精喷涌而知,淋在凌枫的龟头上,凌枫感觉到俞佳的高潮,也将精液尽情地挥洒在俞佳的子宫壁上。

  完成内射之后,俞佳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瘫倒在软垫上面,凌枫赶紧运起了御女诀,处女的精气从俞佳的卵巢被凌枫的御女诀吸引过来,通过阴茎流入丹田。与此同时,凌枫射出的精液也开始在俞佳的身体里起作用,烙下了永久的印记,从此以后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凌枫的第二个性奴.....

  第二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