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为了爱】(43)【作者:abcabc05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3。

  「嗚嗚嗚嗚,我一定是被佳芊討厭了啦??」把臉頰貼在硬到不行的桌子上的我,就這樣看著對面空蕩蕩的座位喃喃自語著。

  在我那「藉著假裝成情侶,好使學姊因為受到刺激而恢復記憶」的提議被佳芊拒絕了後,我們便陷入了濃濃的尷尬之中。ㄧ從震驚中回復過來,由於怎樣都無法明白她為什麼會打我的槍,我便追問她了好一陣子,但佳芊卻不斷閃躲我的問題、一直顧左右而言他著。

  在試了好一會兒後,自討沒趣的我就只好自己去思索佳芊拒絕我的原因。只不過,一想到這些日子來我給佳芊添了這麼多的麻煩,我大概是被她討厭了的答案便很自然而然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對啊,佳芊一定是弄我的事弄的太累了吧,她一定開始覺得我很煩了吧,她一定是偷偷在後悔那天幹嘛把我從街上領回家了吧,她一定想說放我在那自身自滅是個不錯的主意吧??我越想越懊悔,想說如果當初自己有再爭氣一點,應該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讓佳芊對我的耐心那麼快地消耗殆盡. 就這樣,雖然很想說些什麼挽回我與佳芊那可能逝去的友情,但因為實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能夠表達我的歉意,並讓她相信我真的有在反省,所以直到佳芊說她晚上有事要先離開咖啡店為止,我也還是都沒能跟她好好說上話。
  「嗚??」在佳芊棄我而去後,我就無力的趴在了桌子上,並繼續想著自己以後要怎麼辦.

  想著想著,夜幕漸漸地低垂,咖啡店裡的人也因為到了放學、下班的時間而多了起來。儘管從附近開始傳來一陣陣的食物香氣,但因為今天幾乎都待在室內、沒有做什麼運動,所以我的食慾倒也沒有因此而被激發出來。

  「我是不是也該回家去了啊??」在發現店裡的空位已經快要被填滿時,我便因為一個人佔了四個人的位子而感到了良心不安。但在我準備要收拾東西時,我的視線卻被一個正從樓下走上來的熟悉身影給吸引。

  是阿峰。

  就是那個奪走我的貞操,又變態又下流,學姐美好家庭裡的污點——林明峰。
  「哇嗚!」我立刻扭過了頭,不敢往他那看去。但在我反省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射動作時,我的眼角餘光卻發現阿峰竟然就在我的隔壁桌坐了下來。
  這怎麼一回事啦?阿峰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不對,這裡本來就在C中的附近,他下課跑來這裡吃個晚餐,或是跟女生約會怎麼想都還蠻理所當然的??但他這是要幹嘛啦?為什麼會坐到這邊來?我偷偷地瞄向阿峰,心中或多或少的有在期待他會不會沒有忘記我的事,所以才會坐到了我的身邊。但從他儘管離我那麼近,卻自顧自地看起了漫畫來看,我的心願顯然是以落空收場了。

  討厭??我在心中抱怨著。雖然以前一直都覺得阿峰是個垃圾人渣鬼畜混蛋變態,每次跟他相處時都超怕他會對我做些糟糕事情,但此時此刻,我卻好像有那麼一丁點地開始懷念起了他對我的種種戲弄。

  唔唔唔,還是我該把握這個機會,來試試能不能讓阿峰想起我啊?由於才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來反省自己的沒用,所以這樣上進的念頭立刻就浮現在我的腦裡. 只不過,我想歸想,好方法什麼的也還是沒有這麼容易就想得出來。
  在認真思考要不要去和阿峰搭話時,我偷偷地往他那看去,但不看還好,一看就發現他其實也正往我這瞧,我們的視線便就這樣的對上了。

  「呀!」我立刻低下了頭,死都不敢再看向他那一邊——只不過,這可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我意識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對啊,阿峰他十之八九跟學姊她們一樣,已經把我的事情給忘的一乾二淨了。可是,把我忘了可不代表他會對我視而不見啊!就好像今天承翰顯然又對我一見鍾情了一樣,根本是性慾的化身、無時無刻都處在發情期的阿峰,在看到了——雖然由自己說很不好意思,但根本——超級無敵可愛的我後,那麼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會來搭訕的!他一定會來搭訕的!而且才不可能是基於要做朋友,而就只是為了要把我騙上床才來跟我搭訕的!

  完了完了完了,我剛剛那反應怎麼看都很不妙啊!沒事偷看他幹嘛?他一定會因此而覺得我對他有意思吧!而且我現在這低頭的動作也很有問題啊!他八成就會認為我在害羞而更加有信心能把我拐走呀!

  死了死了死了,雖然我是很希望能再跟阿峰有交集沒錯,但我要的是那個因為顧慮到學姊,而頂多只會用嘴巴調戲我的那個阿峰啊!如果是那個滿腦子只會著要把我騙去滾床單的阿峰??啊啊啊啊啊!好可怕!超可怕!世界無敵可怕的啊!走吧走吧走吧!我還是先閃人再說吧!

  下了決定後,我連忙開始收拾桌子,準備要溜之大吉。但在我把杯子、餐具都放到托盤上,要把它們拿去回收台時,我卻發現阿峰又再度看起了漫畫。
  「欸?」我實在不太相信自己所見到的。畢竟就我對阿峰的了解,他看到我應該就會像猛虎看到了肥羊一樣,應該馬上就會在腦裡擬定好攻略我的戰術,並立刻付諸行動的。區區一本漫畫怎麼可能比我還重要??等等!莫非這其實就是他的戰略?他該不會就是以為我對他是感興趣的,所以才故意擺出一副對我愛理不理的樣子,好讓我自己沈不住氣而去主動搭話?

  哼哼哼,阿峰你也太容易被看破手腳了吧?就憑這樣也想把妹?我冷笑了幾聲。一想到過去自詡是情聖的他是多麼的囂張跋扈,就讓我不禁想要來挫挫他的銳氣。

  就這樣,為了取得繼續坐在這裡的正當性,我就下樓去買了份夏威夷可麗卷來當作晚餐。在吃飯的同時,我也一邊翻起了剛剛一併拿來的雜誌,好用裝忙的方式來表達出我對阿峰的毫不在乎。

  嘿嘿嘿,阿峰現在一定很納悶吧?他一定快沈不住氣了吧?在吃完第一條可麗卷時,我這樣在心底偷偷笑著。雖然無比的想要確認此時他臉上的表情,但因為深怕又會讓他誤會,我就還是拚了命的克制自己想往他那邊看去的衝動。
  由於我的肚子本來就說不上餓,所以我吃那剩下一半的晚餐的速度便慢了不少,甚至比起動著刀叉,我的手還比較常伸去替雜誌翻頁。翻著翻著,我便在不知不覺中把這本時尚雜誌給讀完了。在把它放到一邊,並要拿另一本八卦雜誌來讀的時候,我不經意地往阿峰那看去。儘管立刻因為想到自己犯了大忌而有將頭給扭了回來,但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仍是專心看著漫畫的阿峰似乎是完全沒有發現我剛剛的疏失。

  嗚??我的心理有些不好受,甚至還開始想著阿峰會不會是真的對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默默的把我的晚餐吃完、把雜誌看完,然後就因為怎樣都無法相信阿峰是真的把我當空氣而繼續賴在店裡不走。由於沒什麼別的事情好做了,我便一手撐著頭,一手隨意地用手機上著網. 阿峰你到底是怎麼了啊??我又斜眼往我隔壁的位子瞄去,並再次因為他的無動於衷而越來越沮喪。

  唔,難道阿峰也跟學姊一樣,已經受到魔法的影響而會對我視而不見嗎?不對,那天也可能只是因為學姊正急著要去打工,所以才沒注意到我的,下這樣的結論好像怎樣都太隨便了些。但不管怎麼說,阿峰這樣絕對是很奇怪的啊!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應該是瞬間就把我當作目標了吧?要不然那天去唱歌的女生那麼多,我怎麼會那麼剛好就抽到他的鑰匙呢?

  而且,就算在之後知道我是怎樣都離不開學姊的,他不還是三不五時還會說很喜歡我,說只要我跟學姊分手,就會來追我嗎?該不會那些都只是客套話,都只是在哄我開心的吧?難道他這個死姐控就只是因為我在跟學姊交往才對我有興趣的嗎?所以一旦沒了這個特質,我在他眼裡就一點吸引力也沒有了嗎?

  「嗚嗚??」我終於無法壓抑自己發出哀鳴的衝動,並在再次往阿峰那看去時,眼裡多了些怨懟的色彩。只不過,一有了這樣的動作,我便陷入了濃濃的自我嫌惡中,畢竟雖然外表是這副德性,但我可是男子漢中的男子漢啊,怎麼可以因為男生的冷淡而難過呢?

  對!沒錯!我該開心的!少了阿峰的騷擾的日子超棒的!我再也不需要去害怕被他調戲、玩弄了,這還真是這次事件的意外收穫啊——我點頭點個不停,就好像是想要把我腦中有關阿峰的念頭都甩出去一樣。

  有了這樣的念頭後,我雖然偶而還是會忍不住往阿峰那看去,但心情倒是平復了許多,也不再會因為他對我的不理不睬而感到失落??好啦,說完全不會是騙人的,但那與其說是因為對於自己女性魅力的懷疑(我才不會在意這種東西呢!絕不!)不如說只是因為感到寂寞而已,畢竟撇開他癡漢的那一面不談,他其實對我也是蠻照顧的,除了會幫我補習之外,也會好好的聽我的煩惱(但他是不是看在學姊的面子上才這麼做,亦或是有什麼不良企圖我就不知道了)。

  好討厭的感覺喔??趴在桌上的我又斜眼往阿峰那看去,並默默的在心裡這樣想著,但——不知道能不能說是理所當然的——阿峰仍是沒有因為我的視線而有任何的反應,還是繼續看著他那好像永遠都看不完的漫畫。

  在快要九點的時候,我想想也是該回家了,便收拾好東西,並用沮喪的一瞥去向正打著瞌睡的阿峰告別,然後就下樓、走出了這間被我坐了一整天的咖啡店。
  抬頭一望,我便發現此時的天空依舊是下著毛毛細雨。雖然也不是沒在害怕會因為淋雨而感冒,但因為沒有別的方法了,所以我還是向前邁開了腳步。在沿著南昌路往捷運站走去的路上,我走過了一家又一家已經關門或是正準備要關門的店家,與一個又一個的行人擦身而過. 當我經過一家電器行的時候,我無意間的往櫥窗中陳列的電視望去,然後就因其中一個為螢光幕中的畫面而停下了來。
  不同於隔壁的電視是為了展現畫質而播映著高解析度影片,這台電視所播著的只是普通的新聞頻道。而且,那則新聞其實對一般人來說也沒什麼特殊之處,就只是記者在某個觀光景點採訪著一對應該是情侶的人而已。

  但問題是,依偎在那個說著「因為跟戀人在一起,所以這樣的雨夜有著特別的感覺,我喜歡這樣」的外國大叔的人正穿著一件完全不合風土民情、與周遭格格不入的和服。而且,儘管似乎因為感到害羞而用手遮著臉,但她怎麼看都是我那個名義上的姊姊,目前呈失蹤狀態的魔法師——吉川淑子。

  。

  「今天實在是好冷喔??」在用雙手捧著裝著熱巧克力的保麗龍杯的同時,許庭葦這樣低聲抱怨著。

  「對啊,真的超冷的說. 」變成男生樣子的李佳芊隨口說著。「但之後好像還會有個寒流,氣溫可能會只剩個九度吧。」

  「真的假的??欸,那等會要不要再去吃個冰?」

  「??啊?」

  「我說,要——不——要——去——吃——冰?」

  「我不是沒聽到,只是完全沒辦法理解妳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吃冰兩個字有什麼難懂的?你不會國文從來都沒有及格過吧?」

  「這兩個字的確沒什麼難懂,但妳說天氣很冷,結果卻要去吃冰是哪招啦?」
  「喔,沒有啦,我只是想說去吃冰來體會一下零度的感覺,之後不就會覺得現在十幾度的氣溫很暖活了嗎?」

  「最好會這樣??」

  「不會嗎?那就算了。」

  「??」李佳芊除了本來就不知道該回應什麼之外,也因為她也還有別的事需要傷腦筋,所以自然就讓她們兩人的交談陷入了中斷的狀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每次結束樂團的練習後,李佳芊和許庭葦這樣一起去吃個宵夜,然後在速食餐廳或便利商店隨意打屁聊天的次數漸漸變得越來越頻繁。在這過程中,李佳芊也越來越覺得自己跟許庭葦並不僅僅是團員、夥伴的關係而已(這感覺在兩人那次擦槍走火後變得尤其強烈),或許已經有什麼或許能說是友情的東西萌發出來了。

  就因為這樣,在李佳芊因為跟小凌鬧僵的事而陷入深思時,她有時甚至還會往許庭葦那望去,很認真的地思考著自己是不是該問問她的意見。

  又維持了沈默了好一陣子後,許庭葦很突然地問:「你有心事對不對?」
  「誒?妳怎麼知道?」李佳芊拿著薯條的手因為太過驚訝,而在把它送到嘴裡前就先停了下來。

  「一聽你彈吉他就知道了。」

  「不會吧!我今天有彈得很爛嗎?」

  「不是技巧的問題. 」許庭葦搖了搖頭. 「忘了是誰有說過『吉他是用六根弦傳達感情的東西』,你今天彈出的琴聲跟平常就是不一樣,我想這八成是因為你有在煩惱什麼吧。」

  「這個嘛??」

  「是有關你暗戀對象的事?」

  「呃??」

  「不想說就算了,我只是無聊問問罷了,其實也沒多想知道。」

  「唔??」沒猶豫多久,李佳芊就因為覺得自己實在太過需要別人的意見,而開口說:「其實啊——」

  「欸,那你《1Q84》看到哪了?」

  「喔,我開始看第二集——不對!我正準備要談我的煩惱耶!」

  「啊?你的耳朵沒問題吧?我不是說了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想知道你在煩惱什麼啊!」

  「妳剛剛那句難道不是因為怕我不好意思開口,為了給我台階下才說的嗎?」
  「呵。」許庭葦笑了出來。「你覺得我像是那麼體貼的人?」

  「??一點都不像。」

  「所以說,我剛剛就只是因為沒話題才禮貌性問一問的啦,你該不會就自作多情地以為我在關心你吧?超噁心的耶!」

  「??」李佳芊無言地瞪著許庭葦。

  也許是察覺到自己說得太過分了,許庭葦就說:「呃,好啦,但如果你真的很需要我的意見,要我大發慈悲的聽聽你的苦惱也不是行啦??」

  「那就麻煩妳聽一下吧。」為了怕許庭葦反悔,李佳芊連忙開始說:「其實啊,在跟我的暗戀對象陷入僵局好一陣子後,最近的進展實在只能用突飛猛進四個字來形容。」

  「喔?」許庭葦的好奇心顯然一下就被勾了起來。「你們在一起了?」
  「沒那麼順利啦。」李佳芊說:「其實啊,他是跟他的戀人鬧翻了,然後又因為一些事情而變得非常的依賴我——」

  「那就趁機把她搞定啊!這可是你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喔!」

  「但??」李佳芊的臉色暗沉下來。「這樣子不對啊??」

  「啊?」

  「說實話,現在要我想出攻略他的方法根本輕鬆的跟什麼一樣。雖然他並沒有那個意思,但他幾乎無時無刻都在做球給我打,只要我有那個意願,應該只要兩個禮拜??不,一個禮拜就夠我打破他的心防了。」

  「還真有自信啊你??」

  「但我怎樣都不可以這麼做啊??」

  「為什麼?」

  「這很複雜啦??」

  「你是覺得趁虛而入很卑鄙嗎?」

  「呃,這個嘛??」

  「如果你有這種想法的話,那我會揍你喔。」

  「啊?」

  「我討厭對我說謊的人。」

  「啊?」李佳芊不太明白許庭葦突然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對於她討厭別人騙她但卻會任意地對別人說謊這件事倒是一點都不懷疑就是了)。

  「你說過你很喜歡那個女孩對吧?」

  「恩??」

  「那這種時候怎麼可能還會想東想西的,一定是抓緊機會就衝了啊!」
  「可是??」

  「如果你還會猶豫,那就一定是不夠喜歡她啦!」

  「嗚??」因為無法反駁,李佳芊便低下了頭,就好像是個因為做錯事而被罵的小孩子一樣。

  看著這樣的她,許庭葦又繼續說:「所以啊,如果你要證明你沒有說謊、你是真的真的很喜歡那個女孩的話,那就趕快趁機去拉近跟她的距離,然後就在一起吧!」

  「恩??」

  「乖~」許庭葦伸手揉了揉李佳芊的頭. 「好啦好啦,這種事可能對剛情竇初開的你是有點難吧?你可能連自己的心情到底是什麼都還不太清楚吧?下次我來看看有沒有機會去亂入你們的約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幫你助攻喔!」

  「那還真是太感謝——」李佳芊的客套話說到一半,就因為突然震動起來的手機而不得不停下。「啊,抱歉,我可以接個電話嗎?」

  「你接啊!幹嘛先問我?難道我可以說不准接嗎?」許庭葦翻了個白眼。
  「是是是。」李佳芊從口袋中拿出手機,然後就因為發現來電的人是小凌而愣住了一下。但猶豫不到一秒鐘,李佳芊最後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

  「佳芊佳芊佳芊佳芊佳芊佳芊!我跟妳說我跟妳說我跟妳說我跟妳說我跟妳說!」因為心情太過激動,我就完全沒辦法好好說話。

  「說?說什麼啦?」佳芊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點被我嚇到。

  「就?就就就就??我?我看到?到?到淑?淑子姐了!」

  「??誒?啊?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真的!妳之前說要找到淑子姐應該不難我還以為妳只是在安慰我而已,沒想到那個大笨蛋還真的因為打扮太詭異而上電視了啊啊啊啊啊!」
  「什麼?上電視?」

  「就剛剛播的新聞啊!淑子姐在??唔,好像一個叫萬金的地方被記者採訪了!」

  「你是說在屏東那個有聖母殿的萬金喔??啊對!現在快到聖誕節了嘛,那裡好像是蠻熱門的觀光景點的說,但她怎麼會一個人跑到那啦??」

  「這個嘛??」我欲言又止。「其實她好像是跟一個外國大叔在一起,而且兩個人看起來還亂恩愛一把的??」

  「這??」沈默了一會兒後,佳芊問:「你確定那是今天的新聞嗎?」
  「嗯嗯嗯!」儘管電話另一頭的佳芊是怎樣也看不到的,但我還是瘋狂的點著頭. 「雖然應該不是現場直播,但日期是今天沒錯!」

  「那真是太好了啊!如果她是晚上才到那裡的話,會在那過夜的可能性應該很高,我們現在過去應該是有機會堵到她的!走吧!」

  「欸??」我因為佳芊的話而猶豫了一下,然後才說:「我只是想說請妳跟我媽說一聲我不回去了,我?我自己去找淑子姐就好了啦??」

  「那個用電話講就好了啦。」

  「可是??」因為深怕自己又會因為給佳芊添麻煩而被討厭,我實在不敢再拉著她陪著我。

  「你一個人要在那麼大的地方找人很難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啦??」

  「所以就我陪你去吧。」佳芊說:「你現在還在外面嗎?那我們就直接在台北車站碰頭吧!」

  「嗯??」雖然還是很怕再成為佳芊的負擔,但由於找不到拒絕的方法,所以我就還是很沒用的又接受了她的好意。

  「那就待會見啦,掰。」

  「掰??」

  之後,我並沒有立刻就把手機收起來。畢竟基於禮貌,我也是該打電話回家去,跟我爸媽說自己今天不回去的事情。

  只不過,雖然知道自己應該這麼做,但我還是久久都按不下撥號鍵——而之所以會如此的原因,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從小到大在做出要出去玩的要求時,都會落得被狠狠拒絕的下場,所以潛意識裡便覺得這樣又會招致不好的結果。

  「不,不對啊,我又不是要出去玩,是要去把淑子姐找回來耶!這理由明明就超級無敵正當的啊!更何況我現在的身份都不一樣了,媽媽她怎樣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管我吧?」我自言自語著,然後就在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憑著記憶撥了我家的電話號碼. 「喂?」沒過多久,電話就被我媽接了起來。

  「伯母您好,我是小凌??」

  「喔!是小凌啊!我剛剛還在想妳怎麼還沒回來的說,是怎麼了嗎?」
  「呃,事情是這樣的??」在頓了頓後,我說:「就是啊,我剛剛好像在電視上看到了我的姊姊,所以我這就要去屏東找她??」

  「屏東?好遠喔,那妳是馬上就要出發了嗎?現在還有車可以坐嗎?」
  「現在應該是還有火車啦,而且真的不行應該也有客運可以做??」

  「這樣啊??那妳要一個人去?」

  「呃??」一想到我媽可能是在怕我會把佳芊一起拐走,我便連忙說:「哲?哲偉她是有說要陪我去啦,但我會叫她趕快回家——」

  「哲偉他會跟著一起去喔?那我就放心了!」

  「??誒?」

  「妳一個女孩子這麼晚還在外面跑怎麼想都很危險啊!有個人陪一定會比較好吧!而且妳不要看我兒子那副模樣,他在出過車禍後其實就變得很可靠喔!」
  「這??」對於我媽特定用出車禍的前後來區分我的可靠程度,真讓我感到莫名的哀傷。

  「好啦,你遇到哲偉後就跟他說我明天會幫他跟學校請假的。然後妳們一定要小心喔,有什麼事隨時都可以打電話到家裡來喔!」

  「好?好的,謝謝伯母??」說完後,我掛上了電話。但在出發前去跟佳芊會合前,我還是不免又開始思考在佳芊頂替我的這段時間裡,我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人以前嚴厲到不行的她會變得這麼和藹可親.

  。

  「所以你待會要去台北車站跟人見面?」李佳芊一掛上電話,許庭葦就這樣問。

  「嗯。」李佳芊點了點頭,但在她要開始解釋前,許庭葦又問:「你可別跟我說你要在那搭車去什麼超遙遠的地方喔?」

  「呃,其實我就是要去屏東??」

  「屏東?」許庭葦的眼睛瞪得老大。「喂喂喂,你該不會忘了明天可是還要上課吧?」

  「我知道啊,但就是不得不去嘛??」

  「是要跟那個你暗戀的女生一起去?」

  「嗯??」

  「那就加油吧。」許庭葦伸手拍了拍李佳芊的肩。「但你也要記得練習一下吉他和唱歌啊,你喜歡在台上出糗是你家的事,但要是因此連累到我,我可會跟你沒完沒了的喔。」

  「好的??」看著過去如此蠻橫的許庭葦此時所展現的包容力,李佳芊便因為太過感動而有種想哭的衝動。

  「只不過你們是要去屏東的哪裡啊?」

  「喔,就一個叫萬金——」

  「有教堂的那個萬金?」許庭葦的眼睛亮了起來。

  「呃,好像大家都說是聖母殿啦,只不過聖母殿跟教堂有差嗎?這個我就沒有好好研——」「那個地方我一直都很想去耶!」許庭葦打斷了李佳芊的碎碎念。「聽說那裡現在超漂亮的說!」

  「就好像除了整個小鎮都有做聖誕節的佈置外,教堂本身也會打上燈光——」
  「我超想跟林明峰一起去那玩的!」

  「那我就先去幫妳探路吧,如果真的很不錯我再跟妳說. 」

  「唔??」許庭葦似乎沒把李佳芊的話聽進耳裡,而陷入了沈思。

  「呃??」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讓對話繼續下去,但李佳芊也不覺得此時的氣氛能讓直接一走了之。

  「決定了??」沈默了一下子後,許庭葦說:「我也跟你們去好了。」
  「??啊?」

  「你覺得好玩的我又不一定覺得好玩,要是聽信你說的,結果去了才發現其實超無聊怎麼辦?我看我還是親自跑一趟好了。」

  「欸欸欸,妳可別忘了明天還要上課啊!」

  「哎呦,又不是第一次翹課了,這種事有什麼好在意的?」

  「妳剛剛明明就不是這樣講的??」

  「好啦,反正我默默的跟在你們旁邊就好,你要裝作不認識我也沒關係,就盡情的跟那個女孩去相親相愛吧!」

  「這個嘛??」由於很清楚小凌不可能會沒注意到許庭葦的存在,李佳芊便知道許庭葦說的話一點意義又沒有。儘管因為不放心而覺得她不陪著小凌去不行,但一想到自己似乎該避免跟小凌兩人獨處,李佳芊就說:「我看我們就一起去吧。」
  「啊?我才不要去當電燈泡啦,你跟她就好好玩吧,不用管我。」

  「要是只有我們兩個人,我還是會有點害羞啦!拜託妳陪著我好不好!」
  「真沒用啊你??」

  「拜託啦!妳剛剛不是有說會幫我的戀情助攻嗎?」

  「呃??」許庭葦愣了一下。「好吧,那就還是一起過去吧。」

  「謝啦,那我們就走吧。」

  「嗯??」許庭葦點了點頭,然後就和李佳芊一起收拾東西,往店的外面走去。

  。

  「我剛剛查過了,現在已經沒有去屏東的火車了,但還有客運可以坐。我想我們可以先在這裡待一下,然後搭末班車過去。到那的時候大概就快六點了,之後再等一下就有可以去萬金的車子了。」當我與佳芊在台北車站碰頭後,我便跟她說起了自己剛剛所做的規劃。

  「好喔,那我們就先去買票吧!」還是維持著男生模樣的佳芊點頭同意我的提案。

  「唔,所以是要在車子上過夜啊?算了,應該蓋個外套就不會太冷吧。」站在佳芊旁邊的許庭葦則這樣說. 「這畢竟是非常時期嘛,就麻煩妳體諒——不對啦!為什麼妳?妳?妳妳??」我話說到一半,就因為再也無法忽視許庭葦的存在而這樣吐槽著(我剛剛一直騙自己說她只是剛好路過而已)。雖然原本是很想直接問許庭葦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但因為不管怎麼想都覺得這樣實在不禮貌到了極點,所以我就還是把話吞了回去。在詞窮了好一會兒後,我便用求救的眼神往佳芊那看去,希望她可以說些什麼來替我解惑。

  「這個嘛??」佳芊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喔?」許庭葦歪著頭說:「妳是想問我在這裡做什麼嗎?我只是剛好聽謝哲偉說你們要去萬金,然後就想說要順便一起去而已。」

  「原來如此啊??不?不對啊,妳?妳們??」儘管許庭葦已經說明了她的來意,但這還是沒辦法說明她會在這裡的原因——畢竟別的不說,就算佳芊她背著我、默默的在這段時間裡跟許庭葦成為朋友好了,但為什麼她不是用她自己的身份啦?變成男生的佳芊到底是怎麼和許庭葦產生交集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

  「啊,對,剛剛我都忘了要替妳們介紹了。」也許是看出了我的困惑,佳芊便說:「許庭葦,這是我的朋友,小凌。」

  「啊,呃,嗨??」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樣沒有意義的介紹. 「喔,嗨。」許庭葦表也意思意思、不帶任何熱情地回應我。

  接著,佳芊換對著我說:「然後,這是跟我一起玩樂團的夥伴,許庭葦。」
  「玩樂團?」

  「嗯,對呀,我最近跟許庭葦組了一個樂團呦。」

  「你除了直笛外還會別的樂器?」

  「呃,其實我不久前開始學吉他了啦??」

  「喔喔喔!難怪房間裡會多了一把吉他!我還以為那只是個前衛的藝術品而已!」

  「房間?」許庭葦因為我的話而抬起一邊的眉毛,她對著我問:「妳最近有去謝哲偉家玩喔?」

  「啊??」我尷尬地望向佳芊,畢竟我一點也不清楚她是怎麼對許庭葦說明我們的關係. 「呃??」佳芊抓了抓頭,然後說:「其實啊,小凌他因為家裡有點事,最近都是借住在我家的說??」

  「喔,這樣啊~」聽了佳芊的回答,許庭葦笑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笑的極其曖昧。

  「唔??」我因為不太能進入狀況,便又無助地望向佳芊。

  「只不過??」許庭葦突然眯起了眼睛,看著我問:「我們之前是不是有見過啊?」

  「欸?」一開始,我還樂觀地以為這代表許庭葦還有留著有關於我的記憶,但下一刻我才想起了自己在前天闖進教室,並發現大家都忘了我的事。由於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時的狀況,我便支支吾吾的說:「啊?呃?那個??」

  「應該是妳搞錯了吧。」佳芊替我解釋說:「畢竟小凌她也是讀G女中的啊,可能妳們以前有在走廊上遇到過吧。」

  「說的也是。」許庭葦點了點頭,看來是接受了佳芊的說詞. 「好啦,那我們就趕快去買票,然後看要去哪裡打發時間吧!」佳芊如此提議. 「嗯嗯嗯。」我連忙附和,以免許庭葦又繼續追問那天的事情。

  接著,我們先去客運站買了到屏東的車票。買好票後,因為肚子有一點點的餓,我便跟佳芊說我想去便利商店買個宵夜。

  「啊,我也想買個喝的。」許庭葦這樣說. 「那妳們就一起去吧,我留在這看行李。」佳芊則如此提議. 「喔??」我看看佳芊,又看看許庭葦。雖然我之前是無時無刻都想要跟許庭葦這樣的正妹親近,但此時的我卻對於要跟她獨處感到有點不安。只不過,由於也想不到什麼藉口來推辭,我最後還是跟她一起往便利商店走去。

  在路上,許庭葦隨口問說:「妳是幾班的啊?」

  「良班的。」我說了個離我們班頗遠的班級。「但我今天不小心穿到我姊姊以前的衣服了,所以學號什麼的都是錯的。」

  「原來如此。」頓了頓後,許庭葦又說:「只不過妳姐也真夠誇張的,竟然突然跑去那麼遠的地方,還需要妳這個妹妹去把她找回來。」

  「對啊對啊,她真的超會給人添麻煩的,她——」我原本想要繼續說著淑子姐的壞話,但一想到要是自己可能會不小心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事(像是魔法之類的),我便連忙止住了嘴。

  「唉,我知道。就算再怎麼討人厭,她也還是家人對吧,所以當然還是得把她找回來啊。」誤會我意思的許庭葦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 看著這樣的她,我感到了一些困惑,畢竟就我的了解,這傢伙絕對是她嘴裡那種討人厭的家人。她心腸壞、脾氣不好、根本不會替別人著想,怎麼想都應該是照三餐給她爸爸、媽媽、哥哥製造困擾的(但因為是正妹,所以沒關係)。

  只不過,在談到與自己有著類似行為的淑子姐時,許庭葦卻露出了一付若有所思的表情,就好像是在反省一樣——這,實在詭異到了極點. 不對吧?妳的角色屬性不就是女王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應該只會檢討別人吧!妳怎麼可能會認為自己有錯呢?這不科學啊!

  「喂,妳這是什麼臉啊?」許庭葦眯起了眼睛。

  「沒?沒事!」我連忙這樣說,並趕緊轉過身去,裝忙似的在貨架上找著我的宵夜。

  找了一陣子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我旁邊蹲下的許庭葦拿起了一個杯裝薯條對著我說:「這個很好吃喔。」

  「??啊?呃,真的嗎?但是吃完這個要洗手吧?感覺很麻煩呢??」
  「說的也是。」許庭葦把東西放回貨架上,然後又繼續瀏覽著其他的零食。
  「唔??」

  「欸,妳覺得幫謝哲偉買這個怎麼樣?」許庭葦又拿了一包屢次挺過食安風暴的業界良心所生產的花生煎餅問我。

  「我?啊,不,妳說佳?呃,不,哲偉喔?她剛剛有說要買吃的嗎?」
  「是沒有啦,但看我們在旁邊吃吃喝喝,他應該也會餓吧?」

  「有道理??買這個不錯啦,佳?哲偉她以前就還蠻愛吃這個的,只不過要不要再幫她買個喝的,不然只吃這個超乾的。」

  「好啊,那他喜歡喝什麼?」

  「牛奶。」

  「蛤?」許庭葦愣了一下。「他是還想要再長高喔?」

  「這個嘛,對啦??」我欲言又止,畢竟真正讓佳芊狂喝牛奶的原因實在是個不能說出口的東西。

  最後,我跟許庭葦抱了好幾包的零食和飲料去結帳。在排隊的時候,站在她身後的我,儘管一點不良企圖都沒有,但還是因為我們的距離實在太近,而能不斷的將她的髮香和空氣一起吸到鼻子裡(我絕對沒有一直狂深呼吸喔!真的!)。
  事實上,在發現自己被同學們給遺忘了後,我原本還想說自己大概再也沒有機會跟她們好好相處。所以此時的我竟然能這樣跟班上最漂亮的許庭葦一起排隊買東西、甚至待會還要一起搭車出去旅行,實在讓我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簡直就像是我從開學第一天就有著的糟糕夢想實現了一樣——嗚!不對,我想些這做什麼啦?我該不會開始覺得這樣子說不定還不壞吧?不行不行!不管怎麼說還是學姊最重要,我一定要趕快找到淑子姐,讓一切恢復原狀啦!我快速地搖著頭,拼了命的想把這些不該有的念頭趕出我的腦裡. 「妳這是在幹麻?」不知什麼時候轉過身子的許庭葦這樣問我。

  「呃,沒有啦??我剛剛只是脖子有點酸,想說要動一動而已啦!」

  「是喔?」許庭葦微微歪著頭,似乎是不太相信我說的話。下一刻,她卻突然富饒興味地打量起了我。

  「誒?」我不太習慣她此時熱切的眼光。

  「唔,妳長得跟我想得一模一樣耶??」

  「啊?」

  「沒事。」許庭葦搖了搖手,要我不要在意她剛剛那也許是無意吐露的喃喃自語. 「對了,妳跟??呃,哲偉是怎麼認識的啊?」我試著要開啟話題,以免許庭葦又問了些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 「是我哥介紹他給我認識的。」頓了頓後,許庭葦又補充說:「我哥跟謝哲偉是念的是同一間學校。」

  「喔,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那你們一起玩樂團很久了喔?」
  「其實也沒很久,唔,大概是三個禮拜前開始的吧。」

  「那也是最近才的事嘛。」頓了頓後我又問:「妳們樂團應該不可能只有兩個人吧?其他人也是C中的嗎?」

  許庭葦搖了搖頭. 「沒有喔,就只有我跟謝哲偉而已。我唱歌,他彈吉他。」
  「這樣啊??」雖然不太能夠想像佳芊彈吉他的模樣,但一想到許庭葦唱歌的實力,便讓我覺得光靠她一個應該也夠了。

  接著,許庭葦很突然地說:「所以最近我們兩個人常常放學後就一起吃晚飯呢。」

  「噢。」我不太明白許庭葦說這個是要做什麼. 「也常常為了練習而一起在外面待到很晚很晚喔。」

  「嗯??」我還是不知道該回應什麼才好。

  「唔??」看了我的反應,許庭葦又眯起了眼睛。

  「啊,前面的人走了耶,我們快過去結帳吧!」我連忙轉移話題. 「是喔?」許庭葦轉過身子,然後在發現的確沒有別的客人排在前頭後,她就拿著手上的零食和飲料去給店員算錢. 看著許庭葦的背影(我才沒有在偷偷欣賞她緊實的屁股,絕對沒有!),我則因為今天實在有點用腦過度,而不得不放空讓它休息一下,但沒過多久,我又因為許庭葦剛剛的話而思考了起來。

  仔細想想,之前佳芊莫名其妙地問起了許庭葦的事好像也是在三個多禮拜前,然後之後沒過多久,她就失聯了,莫非這兩者之間有著什麼關聯?而且原本我一直都想說佳芊跟許庭葦應該是蠻不對盤的,但先不管她為什麼會突然跟許庭葦組起了樂團,怎麼她們私底下的關係好像也還算不錯,就好像是朋友一樣??唔,不對——我突然意識到了自己思考上的盲點. 雖然現在有著男生的外表,但在我眼中,佳芊就是佳芊(這什麼廢話??),所以自然就會把她和許庭葦的關係侷限在同性交往所能達到的程度,而不會認為她們除了友情外還會有什麼更進一步的交情。

  但,那只是在我的眼中而已啊!若是從許庭葦的視角來看,現在的佳芊可百分百的就是個男生啊!這麼一來,先不論佳芊是怎麼想的,她們兩人的關係自然也是多了許多種的可能,像是一方在單戀、雙方都有意思而在搞曖昧,或者是根本就交往了。

  不?不會吧?這?這有可能嗎?我先是看了看正在從錢包中掏出紙鈔的許庭葦,然後又轉頭往佳芊的方向看去,心中則開始有一個又一個想法不斷冒了出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