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绿帽子日志
6月19日
 
  刚才打老婆手机关机,又打了一个到宾馆他们说这个时间不可以转电话,怎 么办啊!!我知道老婆很喜欢他,有一次在厕所看到那家伙的那个东西没硬就好 大,我怕被他看到我的就只好贴着墙尿。胖的人的那个一般都比较小,我也不例 外。老婆虽然没有向我抱怨什么,但是我也知道只要老婆以前被他玩过,肯定忘 不了他。从那次开始和老婆在一起我只要想到他的大鸡巴,我就硬不起来,最近 已经失败好几个晚上了。
 
  想到昨天晚上他很可能得意洋洋的用他的大@@把我老婆弄的死去活来还问我 老婆他和我谁厉害,老婆娇羞的告诉他我比他小好多,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6月20日
 
  那家伙也已经结婚了,不过听我朋友说他在公司里混的不错,而且很有女人 缘,请公司里的少妇吃饭或是去唱歌什么的也没听说有被拒绝的,因为他总是托 些公事让她们帮忙办,然后作为回礼请的,让人很难有理由拒绝。我老婆就被请 过几次,每次回来的好晚,不过好象心情都不错,第2 天去上班前化装时间就特 别长,有一次还开心了好几天。我好郁闷啊!
 
  上星期和老婆的前男友还有他公司的人一起吃饭了。看到那家伙谈笑风声, 我心里就像吃了苍蝇一样。老婆和我结婚前和那家伙在一个公司上班,听说还一 起住了半年多。那家伙又高又有点帅,现在公司混的不错,老婆偶尔也还有和他 联系,以前也和那家伙一起出差过,他应该也知道我。虽然没有明说,但我感觉 那家伙公司的人好象都知道他和我老婆以前的事,还有一个故意提起我老婆以前 在他们公司干过时,好几个人都有意无意的看了那家伙一下,那家伙也很得意的 笑了一下。
 
  最气人的是我去厕所那家伙也去,他故意边尿边前后摇,还问我老婆最近怎 么样。我看到他的那个没硬就好大,怕被他看到我的就只好贴着墙尿。他边尿边 摇就好象我老婆正从后面被他干着一样,我心里好难受啊!但是也没办法,胖的 人的那个一般都比较小,我也不例外。
 
  老婆虽然没有向我抱怨什么,但是我也知道只要老婆以前被他玩过,肯定忘 不了他。最近几次和老婆在一起我只要想到他的大鸡巴,我就硬不起来,已经失 败好几个晚上了,怎么办啊!
 
  每次一想到他曾经用他的大鸡巴得意洋洋的把我老婆弄的高潮迭起娇羞的被 他征服的样子,我就不行了,怎么也硬不起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床上丰满娇嫩 的老婆春水流的我满手都是,好几次是几经努力终于有了点起色,馨儿娇羞的准 备迎我进去的时候,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天在厕所里看到的那家伙的大鸡巴, 我的就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看着馨儿失望的眼神我好怕,她嘴上没说心里一定 想了他无数次……不就因为那家伙比我高点帅点嘛!
 
  老婆,你可要争气啊!别给我丢人!
 
  6月21日
 
  其实我本来不知道她和她前男友一起去的,正好周5 有业务去那家伙公司找 人,看到他们公司的去向表上那家伙的出差时间和地点和我老婆的一样,就问了 一下,结果不出所料。就是抓不到什么真凭实据,没法和她明说。老婆刚才回来 了,说很累洗了个澡就去睡,我问她吃了没,她说和别人在外面吃了。我想和她 亲热她说没心情。我不好意思直接问她昨晚在哪,就问她为什么不接我手机,她 说睡觉关机了,早上本来想回的,有事忙了下耽误了。问她和谁去了她说了个好 几个人,就没说那家伙。我问她某人是不是也去了,她说怕我吃醋没告诉我,他 是一起去了。我也没辙。
 
  我偷偷检查了她带回来的行李里有没有什么疑点,只有一套性感内衣比较可 疑,好象是新买的我以前没见过,特别是那卷成一团的潮乎乎小丁字裤,简直不 用脱就可以,真怕上面有那家伙的体液,谁知道呢,天气这么热,也许只是汗。 
  我一下就想到是不是那家伙买给我老婆的,老婆要是穿这小丁字裤被他…… 那可什么娇样儿都被他看光了。
 
  和老婆在一起时老婆特喜欢从后面来,而我每次一从后面进去就不太敢抽动 了,因为她转过头呻吟的样子实在太淫荡,一动就有出来的冲动。我一想到自己 老婆在他们同居时一定曾经被那家伙这么玩的死去活来,特别是他的那个比我大 那么,人也又高又帅,要是昨天他们真有什么了,老婆还不知被他逗成什么样儿 呢。
 
  那次跳舞老婆也是穿丁字裤去的,说什么内裤边儿映在白色裙子上不雅观, 结果让那家伙教她时屁股隔着薄裙给摸了一个晚上,还被逗的开心的不得了,而 我不会只好在边上跟着学。
 
  还有一次去游泳也是,馨儿不顾我的强烈反对要穿她新买的泳衣去,我非常 怀疑是他帮她挑的,她从更衣室出来我才发现那屁股后面几乎就是一条线啊…… 
  我没学过游泳正在泳池边踌躇着要不要下去,不知什么时候那家伙已经邀了 妻子去游,我看到老婆在偷瞄他健美性感的肌肉。他的紧身泳裤里的那么大一团 ……
 
  他每走一步就向前一挺一挺的,看的我好自卑。他把手放在馨儿那几乎赤裸 的只有丁字泳裤的白嫩嫩的香臀上带她游,到了深水区馨儿游不动了,几乎就是 被他从后面抱着吃豆腐,那家伙借着蹬水的几乎用他那鼓鼓的下面对着我老婆屁 股一挺一挺地,,,他们上岸的时那家伙的大鸡巴几乎是135 度向上翘翘地,我 老婆的泳裤后面的带子则引人暇思的歪在了一边儿……
 
  2009年6月23日
 
  那家伙比我老婆大3 岁。老婆以前经常在我面前说起他,什么成熟稳重啊, 什么处理问题的分寸把握多好啊,什么处处照顾着她啊……我总是很克制地听她 讲,心里总觉得在老婆眼里自己就是个丑小鸭、窝囊废!终于有一次,我忍无可 忍,酸不溜地抛下一句话:「他那么好你怎么不跟他去」。从那次以后,老婆很 少在我面前说她以前办公室的事情了。
 
  但这使我更加不安起来。如果把我和那家伙站在一块儿相比无论身高,样貌 都的确让我觉得相形见绌、甚至有点自惭形秽,但老婆被我说了后就闭口不提, 显然他心里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我甚至为我的忍无可忍的醋意懊悔不迭——弄不 好我的吃醋会成了老婆红杏出墙的催化剂。毕竟他们现在的公司之间也还有业务, 我老婆每周去至少要和他见1 次面……而且现在和他一起出差了5 天4 夜!孤男
 寡女在千里之外!特殊的人物,特殊的环境,很难说会不会已经发生了点什么特 殊事儿。
 
  但男人有时候是很尴尬很无奈的。对男人来说,在妻子面前也要极力维持自 己的体面,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哪怕自己备受折磨!
 
  具体到这件事上,我只有两种态度可以选择:一、装做没看见,那么我必需 面对某种风险,即使没有产生某种事实,我内心也要经受各种揣测推断的煎熬, 好处是我在妻子面前保全了我男子汉坦荡大度的体面;二、把我的想法一股脑儿 都说出来,但是又没有什么切实的证据,而且可能进一步促进他们之间的暧昧导 致事与愿违。以前有一次我们吵架,老婆就选了他作为倾诉的对象,和他去迪吧 玩到凌晨3 点多,就是被我看见那家伙送她回来的那次。
 
  当时我睡不着正在小区门口公园里溜达生着闷气,他们看到我,那家伙就转 身走掉了,那么晚就他们两人,白痴都知道没事不会走在一起。不过当时双方都 在火头上,我知道再追究这件事说不定当时就有离婚的可能,所以就也忍着没发 作。
 
  从我知道老婆是和他一起去后,特别是打电话接不通的那个晚上,我就如同 困兽,内心的煎熬他人是不可想象的。男人不安时的想象力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2009年6月24日
 
  下班后陪客户吃饭到9 点多,打老婆电话说应酬还没完,叫我等她一起打的 回去,于是就又去酒吧小坐。坐下来才发现隔壁桌的几个小子中有2 个正是那家 伙公司的。我不想让他们注意到我,正想换位子,发现他们在说到XX开发区出差 的事,想听个究竟,而且那两个是新人,应该不认识我。
 
  「你看我们东哥,拉了项目又玩了妞,服了他了。」
 
  「又上了一个?上次那个XXX 不是刚搞上吗?又谁啊,和他好过的少妇有2 位数了吧。」
 
  「就是XHDZ的那个YL馨啊。」
 
  「没看出来,她老公不是那个什么来着,我还见过一次呢,比东哥差多了, 呵呵,东哥想玩他老婆不要太简单。」
 
  「在KTV 里我就看出他们有点那个了,中间还和东哥一起出去了半个小时, 那个刚来的小丽还问馨姐去哪了呢。」
 
  「没注意,不过那个可正点啊,我开会坐她斜后面,关顾看她了。屁股也太 翘了,裙子紧包着里边的蕾丝丁字裤都透出来了,害得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和东哥一起出去回来的时候小内裤的边儿都漏出来了。」
 
  「被东哥操了?」
 
  「当时可能还没有,不过回宾馆后被操是肯定的了,东哥手机里有录象。」 
  「让拍?」
 
  「咱是东哥是什么人!手机就拍了个开头那个XX馨已经骚的不行,被脱的就 剩个小丁字裤水红色,腰上有圈蕾丝花边儿,看的我都快射了……」
 
  听到这里我就觉得五雷轰顶,老婆穿那条小丁字裤被他……那可什么娇样儿 都被他看光了啊。
 
  「东哥从后面弄进去时她一直老公老公的叫呢,那天一个晚上还不知道被玩 成什么样了呢。对了,东哥说她一被摸屁眼就会叫老公,哈哈哈哈……亏东哥想 的出来,把她老公的脸都丢光了,嘿嘿,你都不知道,东哥还有更绝的呢,那个 XX馨要东哥戴套射,她拿平时老公用的出来,想给东哥戴上,你猜怎么地」 
  怎么了?
 
  套子太小愣是没戴上!哈哈,小少妇又羞又急满脸红晕地帮东哥戴套的样儿, 她老公的脸都丢光了。「讨厌,讨厌你,你怎么什么粗,就知道欺负我,哦哦哦, 啊啊……」。最后还不是被咱东哥光溜溜的射进去了,「难怪星期6 早上2 个人 都没来开会,下午看到她眼圈还黑着呢,不是被东哥弄通宵了吧,哈哈哈哈……」 
  「这么说来星期天去XX山逛的时候东哥没和我们一起去,后来下午在烧烤的 地方碰头时她不是也在?该不是被打了野炮了吧,哈哈哈……」
 
  「说到打野炮那可是东哥的拿手好戏,上次去RY看样品的时候,那个LYF 的 叫什么琳的,听说结婚6 年多了,看上去也是一本正经的,还不是被东哥带出去 轰了一炮,后来听说怀孕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东哥的,嘿嘿,玩少妇就是这点好, 没顾虑。都用手机拍了,大中午的被脱得只剩条小丁字裤,,开始还害羞呢,东 哥说了,这种少妇到了外边特放的开,一般先在宾馆里搞定以后带出去,什么姿 势都同意来,平时正正经经的少妇到了外边儿内衣都特性感,小丁字裤,还带开 裆儿……」
 
  「估计那个XX馨也没个跑儿。大概被她老公憋坏了吧,哈哈哈哈……」 
  「东哥说他问XX馨她老公的那个有多大了,比东哥的小多了,刚开始还不肯 说呢,东哥也真是的,看她老公那体形也知道不怎么地,还非让她说,够坏的。」 
  东哥送她的玫瑰你看见了吗,呵呵,是用条小丁字裤做的呢,估计那天晚上 她就是穿着那个和东哥……哈哈哈哈……
 
  我的脑海里不可遏止地做着各种可能的设想,一幅幅A 片般的画面交替闪现 ……那家伙把硕大的AA从小丁字裤带子边儿上顶进我老婆雪白的屁股里,老婆羞 得把脸埋在枕头里忘情的把自己最私密的叫床声献给他。
 
  比我大好多的AA在妻子娇羞嫩嫩的肉缝儿里得意洋洋的抽插,老婆在高潮中 呻吟叫地死去活来,主动转过头来向屁股后面的他「老公……老公……“地叫着 娇羞得索吻,两瓣可爱的小嘴唇和小香舌被那家伙肆意品尝。那家伙在我老婆娇 羞嫩嫩的肉缝儿里得意洋洋的抽插,眉头一松一紧,老婆以为他要射了娇羞的叫 着「老公……老公……」,谁知道一分钟,2 分钟,10分钟过去了,那家伙的大 AA还是高频率的抽动着而且毫无要射的意思,老婆经过最后冲刺,已经在高潮中 娇羞的叫地死去活来……那家伙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羞辱少妇的绝佳机会,一边插, 一边得意的舌吻起这个上门货,手指不安分的向老婆的后面拂了过去……妻子惊 羞的叫了一声,粉脸通红的将头一下扎进他怀中,娇不胜羞,「你……你……好 坏,,好坏,,那里是人家的……」,原来那家伙正用手指在抠她的屁眼。 
    有一次和老婆在床上时我问起她以前男朋友的事儿,她说那家伙喜欢边插边 用手指按摩她的后面,我知道她想要我也摸,不过我一了没两下就会射出来,一 般不太敢用……老婆微微颤抖的两瓣白嫩臀肉可怜楚楚的,臀缝中粉红的小菊花 羞羞紧闭着,「你叫的好骚哦,呵呵」……「讨厌,讨厌,又羞人家,人家只骚 给你看嘛,哦,哦哦,老公,老公,你又摸人家那里,好讨厌。哦哦,哪有象你 这样插了别人老婆还要玩人家屁眼的嘛,哦,天那!老公,老公,人家要给你丢 人了,丢死人了……」那家伙用手指在羞羞紧闭着的小菊花上面划着圈儿,还不 怀好意得问我老婆他和我谁厉害,比较着几种爱抚她的小菊花的方法,问我妻子 哪个更喜欢,妻子就像那只被玩了的纯情小母猪,含羞告诉他我比他小好多,然 后转过头主动伸出可爱的小舌头向他索吻时,那家伙坏笑的把他湿淋淋的鸡巴从 我老婆的那里拔出来拿到她嘴边,馨儿犹豫了一下就含了下去,舒服的那家伙仰 起头来直吸气……
 
  忽然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打断了我的思绪,老婆来短信说加班叫我先回去,我 回说知道了。今天是老婆好象去那家伙公司交单的,他们不会……想到这里我再 也坐不住了,马上跑到她公司楼下,她那间的灯是暗的!!她根本不在公司,她 在骗我!
 
  我跑上楼证实了一下,果然办公室里没人。什么加班啊,给那家伙的大AA加 了班吧!我马上打她电话,没人接,我的天,老婆又被他……哎……
 
  我又回到酒吧,其中的一个小子已经喝多趴在桌上,「你看过东哥拍的那些 吗?」
 
  「谁看过?就他刚才喝多了跟着胡编,他一喝多嘴就没遮没拦的,别听他的 ……」
 
  我听了心里微好受了些。
 
  实在是心乱如麻,又一次回到老婆公司,我有气无力的沿走廊走向馨儿办公 室的时候,忽然在他们公司营销部看到老婆那熟悉的身影!正和她的同事们聚精 会神的讨论着什么。我的眼泪一下涌上眼眶。老婆,我错怪你拉!
 
  趁没被人看见赶快走!在路上的卤味店买了老婆的最爱猪耳朵和两瓶啤酒回 到家,又炒了个小菜。刚做好老婆就回来了。一看我给她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开 心的像的小女孩,扑到我怀里直撒娇「老公老公我好爱你啊……」「老婆老婆我 也好爱你……」
 
  看着怀里撒娇的馨儿,我的那些不良想法一下就烟消云散,晚饭才吃了一半 老婆就贴到我身上来了……这是近一个月左右我们中间最成功的一次,虽然我的 不是很大,但是从头到尾始终坚挺着,而且我边插边用手指按摩馨儿的屁眼时, 馨儿娇羞的叫着「老公……老公……你好厉害……」
 
  任何一个男人被老婆称赞做爱厉害时都会觉得无比自信和成功。
 
  8月25日
 
  2 个多月没写了,本来想就此收笔的,但是上周末我出差提前回来,那个雷 雨交加的夜晚,妻子和那家伙在我家里……当我打开门,看见一双43码的大号男 皮鞋时我彻底崩溃了……
 
  我无法忘记妻子在卧室床上摇着布满汗珠的白屁股,让他插得发出一阵阵奇 怪的颤抖,那家伙象只猴子一样,趴在她后面,健美的屁股有力的一动,一动。 
  妻子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奇怪的呻吟……我顺着他的腿根部看去,那又粗又长 的鸡巴正在戳我老婆的……咦,不对!!妻子的阴道口正往外流着蜜液,,,天 哪!
 
  我老婆的后门被他的大鸡巴给……
 
  那家伙想起身抽出分身,就感到我老婆的花瓣紧紧的夹住他,不想让他出来。 
  那家伙坏坏地看着还在喘息的馨儿,她好像也察觉到花瓣中的情形,被他看 的羞涩难当,将头一下扎进他怀中……妻子不依娇哼,卖力地扭动圆润的屁股, 使那家伙的金枪深入她的嫩肉中,「讨厌……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