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婚姻的悲哀
这是我最近以来上班心情最好的一天,看着办公室里的莺莺燕燕,只觉爽心悦目。我们销售部是公司里出名的美女部,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职员。我人长得还算英俊(不然当年在学校里怎麽会和小静被人称为金童玉女呢?),能力强,也算年轻有为,和老总的关系又是出奇的好,再加上我入主销售部以来,向老总要了不少激励政策,使得本部门的福利待遇大幅度提高,这些都让这些美女们对我观感极佳,有几个甚至暗示过我几次。不过以前因为小静的关系,我刻意地与她们保持距离。

  经此一变,我心理的顾虑似乎完全消除了。小静既然已经对我不忠,我还死守道德底线做什麽?这样想来,我竟然有一种解脱的舒畅感。想想我也是异类,在这个性开放出了名的城市,居然对送上门的美肉置之不理,快成柳下惠了。想归想,我倒不会没品到马上就勾引这些美女上床,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和妻子又恢复了表面上的亲密。除出差在外,我基本上每晚都回家陪妻子,妻子也贤淑地给我煮饭做菜,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聊有趣的话题。只是事实上我们都有很大的变化。我知道妻子还经常和姓王的私会,她也不对我躲躲闪闪。每次她和姓王的欢好回来,都会显得有点亢奋,有时会很淫靡地挑逗我。有一次她竟然故意在我面前脱下内裤,分开雪白的双腿,浓白的精液从两间慢慢流出,这些精液当然是姓王的在不久前与她奸干,射在她体内的。她用一根纤白的手指拈起精液送进口里,看着我的双眼内闪烁着淫靡的光芒,变态刺激让我性欲如狂,我一下扑了上去……妻子刚被人射过精的阴道溜滑无比……

  有时她会很晚才回家。一次我在家等到她十一点多还没回来,我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是妻子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婉转扭动的情景。莫名的刺激让我欲火如焚,我乾脆起身到金丽宾馆开了房,叫了小玉和她的一个姐妹——一个和她一样长得漂亮娇媚、并且生着一双诱人嫩足的礼仪小姐,第一次玩了一龙二凤的游戏。雪白的娇躯,如玉的美女,耸着两颗娇嫩白腻的雪臀任我暴胀的肉棒进进出出。那晚,我玩的很尽兴,直到深夜才搂着两具雪白美肉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回家时,看见妻子一人躺在床上还没睡醒,泪水沾湿了枕头。我的心情有些异样起来,我知道昨晚她一定是和姓王的私会去了,既然我们各玩各的,她有什麽可难过的?我没叫醒她,拎起包上班去了。妻子的泪水让我的思想上还是隐隐有些触动。当天下班,我回去得很早,小静也早早在家。吃过饭,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她忽然把身体腻了过来,我伸手抱住她。

  那天我们没做爱,话也没多说。我们都没有提头天晚上的事,就那样抱着睡了一宿。我心想她是不是反悔这些日子以来的所做所为了?次日我下班后早早回家,家里没人。当晚,妻子第一次彻夜未归。我彻底死心了。或者说,我的心防彻底解放了。

  曾经清纯的小静变成了一个淫娃,而我也开始毫无顾忌地在外玩各种女人。我和妻子现在已经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了,只是这两种生活还有交集而已。我不知道现在我还爱小静多少,但我清楚,以前我对她的爱,精神上的大於肉体,如今我对她更多的是对她身体的迷恋了。也许她这样美丽诱人的肉体,真的不应该只属於我一个人。同样的,失去对她身体的专有权,我却得到更多美女的雪白诱人的肉体。我常常聊以自慰地这样想。

  我觉得小静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让我不解的是,当我偶尔下意识地对她流露温柔的时候,小静会哭,会对我说对不起当这时,我的心情就会很复杂。与我的家庭生活乱七八糟相反的是,我的业务越发的一帆风顺。老总对我越来越信任,有时连我也觉得他对我的信任有点过了,公司也有人私下不服气,说了不少怨言,但我的业绩、对公司的贡献摆在那,起码在台面上,他们也无话可

  事业上风生水起,众人瞩目,回到家却成了绿帽公,而且这顶绿帽自己还戴得多少有点心甘情愿。这两者之间巨大的反差,有时成了我变态性欲的催情剂,有时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为了舒缓这种压力,我也渐渐成了一个辗转於欢场的浪子。不论是接待客户还是被人接待,到了色情场所,我不再有什麽顾虑,只要女人长得漂亮,乾净,我来者不拒。怎麽淫秽怎麽玩。几月下来,我干过了不少小姐,甚至玩过了两个外公司的漂亮女公关。而一次独特的际遇,让我也体会到了奸淫别人妻子的快感。

  一天,我们老总、一个副总和我正在扯件事情。忽然供应商老孙跟着采购部的人走进来,神情激动。原来这次老孙向我们公司供的一批电子元件中,有一部分型号和合同约定的不一样,采购部认为他们违约,要求退货处理。老孙不服气,说合同上约定的元件现在全国缺货,他用的是同类产品,不影响我们的使用。他要求见我们老总当面说一说。老总听后沉吟不决,见我这个曾是技术骨干的心腹爱将在一旁,就问我的意见。我在一边听了其实已经明白了原委,老孙他们公司这批型号不符的货并不向中国供应,只有零星流入,刚好我以前摆弄过,其实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使用要求,而且和我们要求的元件可以互相替换使用。只是不知道老孙他们怎麽弄到了这麽一些,但这并不关我们公司的事。於是便说了几句公道话,重点点明我老孙他们公司和我们十几年的合作关系,这恰恰是老总最重视的。安排技术部查了相关资料,和我说的完全吻合,於是当场就拍板这批货购部的人知道后以为我抢他们饭碗。没想到下班后老孙等在路上,非请我吃饭。

  我明白他一方面是感谢我帮了他的忙,一方面是见我在老总面前很说得上话,有点巴结的意思,毕竟他们公司的规模和我们公司不可同日而语,维持与我们公司的良好关系对他们是非常重要的。我见推托不过,也就和他去了。吃饭前,他再度把信封给我,说原本只是单纯的想感谢一下我,可后来我没收,反而对我有了敬重的感觉,想和我交个朋友。我见其意甚诚,也就不再拒绝,信封在手里微掂一下,五千块左右,随手放进了包里。酒桌上,主客尽欢,我发现老孙这人为人粗豪了些,却挺实在,是个可交的朋友。饭吃到一半我们相互的称呼已经从孙总、刘经理变为了老哥、兄弟。饭后老孙硬拉我到了个休闲会所,说要带我玩点刺激的。在在包间里坐下后,老步打了个电话了,然后神秘地压低声音对我说:“

  最近认识了两个出来玩一夜情的极品良家少妇……”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个三十岁上下、穿着入时的漂亮少妇应邀而来,老孙一下子变得彬彬有礼,礼貌地给我们相互介绍认识,那位元更年轻一点的叫邵佳。老孙让邵佳坐我这边,我趁和她握手时打量了一下她,她身高165公分左右,身材很好,皮肤极白,长得挺漂亮的。

  虽然我因为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妻,眼光有些挑剔,但就我的眼光来说,邵佳长相算不上一流,却也称得上是靓女了,让我微微有点惊艳的感觉。大家一起聊了一阵,老孙带着另一个少妇走了,我带邵佳到一个宾馆开了个房,我们很快地拥抱在一起,当我把她衣服脱光后,我发现我捡了块宝。邵佳虽然比不上我的妻子漂亮,但肤色极白,不输于妻子,而且肤质也很好很有弹性。配上她一流的身材,和胸前一对丰挺雪白的玉乳,很容易刺激男人的野性。她的身材丰腴,却绝不让人感觉到胖。一对玉乳又白又大又软,摸起来手感极好。最

  让我惊喜的是她的一双玉足堪称完美,生得雪白纤美,娇嫩可人。当我摸捏她一对嫩脚时,她发出了轻轻的呻吟。我把龟头顶在她娇嫩的阴道口时,她的淫水已经汨汨流出了……

  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又大又圆,在操干她的时候,我的小腹和大腿不时的撞击她的白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那种感觉爽极了。她身体很敏感,水流个没完。我们干了大约半个钟头,最后我射精在她的嫩屄里的时候,她已经来了四次高潮了。

  我们都有些累了,邵佳只用薄被盖住半个身体,躺在床上休息。我则横靠她身旁,边抽烟,边轻轻捏玩她那双雪白娇嫩的玉足。忽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对话是她老公打来的,她的语气很冷淡,感觉得出她们夫妻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听着邵佳和她的丈夫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我突然深深感受到刚才在我身下被肏干的女人的另一个身份——别人的妻子!我一下子又兴奋起来,掀起盖在她身体上的薄被,分开她的双腿,只见她嫣红的阴道口正缓缓流出我刚才射进去的浓白精液……

  我的鸡巴再次怒胀!没等她和她丈夫通完话,就压了上去,鸡巴对准了她的嫩屄一捅而入。邵佳差点叫出声来,草草结束了和丈夫的通话,一双玉手环在我背上紧紧搂住了我,挺动着身体任我奸淫。干了大约十分钟,我让她趴在床上,耸起她雪白肥嫩的大屁股,我站在后面把湿淋淋的鸡巴缓缓顶入她娇嫩的肛门。邵佳对此并没有任何的抗拒,看来她的屁眼已经被她的丈夫或别的男人开发得很成熟了。她的肛门不像小静那样的紧,却很软很嫩,包裹性极好。我胀鼓鼓的肉棒在她的直肠内横冲直撞,她却反而发出极为快活的呻吟。我不由得感叹丰腴娇嫩的女人是玩肛交的极好对象。

  我们一直玩到了晚上十二点,我才送她回家。我把老孙送我的信封里的钞票全抽了出来给她,她迟疑道:“太多了吧……”我把钱塞进她的手包里,说:“不多。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邵佳有点羞涩地笑了笑,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回到家,妻子还没回来。我知道她又和姓王的鬼混去了,不由心中泛酸。随即又回味起适才和邵佳盘肠大战的爽劲,玩漂亮人妻真的是别有一翻滋味。心中的酸味略淡了些。

  后来那段日子,邵佳成了我除妻子以外的比较固定的性夥伴。有时接待不太乱的客户,我也就打电话叫她出来陪我。反正总不能一个人坐在那陪客人玩,与其叫小姐,不如让自己比较有好感又乾净的女人来陪自己坐。有时结束得比较早,就开个房和她玩上一炮再回家。

  有时乾脆就和她在外面过夜。

  其实邵佳她们这种玩法并不能算真的一夜情,有点像国外的“援助交际”,出来找个看得顺眼的男人春风一度,满足一下性需求,顺带挣点外快。对男人来说,她们毕竟有职业有家庭,玩她们比玩小姐感官上要刺激得多。后来我知道邵佳在银行工作,她丈夫在一家公司上班。两人刚结婚时关系还很好,但她丈夫生性好色,常常在外面玩女人,被邵佳知道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冷淡。邵佳因为金融行业改革收入下降,丈夫又不顾家,经济状况也不是很好。前些日子她丈夫调了外地工作后,她受了一个高中同学劝告,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不过我看她更多的还是想寻找心理上的刺激和性欲的满足,因为她对钱看得并不重,我们第一次玩她就没跟我谈钱,后来也从来没有向我主动要过,都是我硬塞给她。也不是每次给,而是过段时间给一笔。她要钱只不过是为了买几件名牌衣服、买些好的化妆品,这我可以轻易的满足她。

  她和我交往几次后就再没有和其他男人玩那种游戏了,所以她现在倒算得一个真正的良家。她开始见我年轻又出手大方,以为我是个家里比较有钱的公子哥。后来知道我比她还小好几岁,工作才三四年,全凭自己的能力挣到现在的样子,就几乎就有些崇拜我了,对我益发的迷恋。我长相堪称英俊,在床上的表现又让她很满意,而她却因为年龄比我大而隐隐有些自卑感。几种因素加起来,使她在和我上床时对我几乎百依百顺,很放得开。平时不好意思玩的一些下流玩法都可以和她玩。

  每次和她恣意淫乱后,因为妻子红杏出墙而带来的失落感都能得到些许平衡。就这样,我和小静开始你玩你的,我玩我的生活。当然我们也经常做爱。每次欢好,我脑子里总交替出现她被别的男人奸淫和我奸干邵佳的画面,让我性欲勃发。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时间。

  三个月后的一天,老总宣布了公司对我的新任命:公司市场总监,暂时仍兼着销售部主管。这意味着,我和公司的两位副总在地位上已经平起平坐了。

  我的任命一宣布,销售部十几人一片欢腾,嚷着要聚餐庆祝。要在几个月前,我肯定婉拒,而是第一时间回家告诉妻子这个好消息,然后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两个人来分享成功的喜悦。可是现在,我竟然发现能够同欢同庆的,竟只是这些一起打拼的同事。

  聚餐的时候除了销售部的同事外,还有一个特殊成员,泰华公司的副总,吕东华。泰华公司是在我手上开发的合作夥伴,而吕副总同我的私交很不错。他这几天正来这边谈业务,听到我荣升的消息,非要请我吃饭庆祝。可今天我已经答应同事聚餐,他明天又要返程,乾脆就加入了我们。

  我们公司是泰华的供应商,但现在公司销售一片火爆,已经不是我求他们而是他们求我了。我也非常地道,不但不卡他们的货,而且该给的回扣照给,只适当调整了金额。因为我认为风水轮流转,现在的人情总有他们还的时候。老总也同意我的做法。所以于公于私,吕副总对我怀着一份感激之情也在情理之中。

  聚餐时大家闹得很疯,我也喝了不少。因为多是女士,就没安排“下一步”节目。

  散场后,吕副总拉住了我。

  “兄弟,咱哥俩去乐呵乐呵!别不给面子!……”

  我们驱车到了南城的水晶宫会所,这是全市最顶级的商务会所之一。在这里,即使是一般的消费,平均每人没个万八千的,根本出不了门。

  水晶宫大门的几位迎宾小姐都是二十上下的年纪,一米七以上的身材,玲珑有至,前凸后翘,穿上高跟鞋,一身火红的旗袍和旗袍开衩处露出的那一截雪白的大腿,漂亮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亭亭玉立,绝对能让所有的男人在经过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上两眼,咽下无数的口水。在酒精刺激下的我,看着这些漂亮女孩一条条若隐若现的雪白玉腿,忍不住身体开始炽热。

  在一位迎宾小姐的引信下,我们穿过走廊,向位於后部水晶苑的里面走去。

  水晶苑里面的装修确实是如同东海下龙王住的水晶宫一样,处处都透露着一种奢华不凡的气度。踩在厚厚的羊绒地毯上,能让人的身子都感觉飘了起来。

  一路上,遇到几个穿着开衩旗袍,身材玲珑,个子高挑的漂亮女服务员,看到他们,都主动的退到一旁,鞠躬行礼,从那几个女服务员的领口看进去,是一片惊心动魄的雪白。不时的,可以看见一个个穿着时髦、带着宽边墨镜的美貌女郎走出来,这些女郎当中说不准就有小明星、电视台主持人之类的,就不知道刚才她们性感的小嘴里含着的是什麽男人的阳具。又穿过一道曲折的走廊,我们上到了水晶苑的二楼,一个穿着考究彬彬有礼的男人迎了上来,吕副总小声地对他说了句什麽,男子就把我们引到了一个充满着暧昧的黑暗装饰风格的大厅中,大厅中有一间很大的玻璃屋,像是一个鱼缸,可惜的是这个鱼缸被一层厚厚的幕帘遮住了,引他们进来的那个男人拍拍手,住“鱼缸”的幕帘被拉开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但看着“鱼缸”里面的东西,我还是觉得分外刺激。“鱼缸”里布置得就像一间卧室,有一组长长的沙发,一张宽大的床,还有一张桌子,在沙发上,在床上,在桌子上,十多个身材曼妙妙、姿态撩人、肌肤雪白的美貌女子,或坐、或躺、或站、或卧的在哪里,各有特色,她们中有的还穿着不同的制服,有空姐、有学生妹、有贵妇、有护士、有办公女郎……在“鱼缸”的顶部,一道粉红色的柔媚光线打到了鱼缸里,与房间中的黑暗造成了强烈的对比,更显得“鱼缸”里的景色如梦如幻,充满了一种略带淫靡的浪漫气息,“鱼缸”里女人微微张开的樱唇中,似乎有一声无声的呻吟徘徊在男人的心中。

  我点了个空姐打扮的美女,而吕副总点了一个护士。然后服务员把我们带到一个贵宾房。贵宾房的装璜极尽奢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水饮料。我们端起服务小姐刚倒上的酒才喝了一半,刚才点的两位小姐已经嫋嫋婷婷地走了进来。我们边喝酒边聊,手在身旁小姐的玉体上摸索着。不一会,吕副总说一声“兄弟,自便”,就抱着那位小护士走进了左边的小包房。我把手伸进了身旁空姐的两条雪白大腿间,身体一阵燥热,搂着她就进入了另一间小包房……

  当我从小包间出来,却见吕副总已经坐在沙发上和小护士讲着黄色笑话,我两相视一笑。

  “兄弟,滋味还可以吧?”

  我回味着空姐那身柔若无骨的娇嫩肉体和迷人软嫩的桃花洞,长长吐了一口气:“爽!真爽!”

  “现在养养精神,呆会再来一炮!”

  “没问题!要玩就玩个够本!”

  我们一起发出淫笑!

  小护士和空姐听了一齐腻着我们嗲嗲地撒起娇来。

  这时,我习惯性地一摸口袋,却想起我把手机忘记在车里了,先想不去拿,却总觉得不踏实。和吕副总说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在过道上,路过另一间贵宾房时,一位元服务小姐正好从里面出来,脸红红地关上门。就在她关门的那一瞬,我看见里面有三条一丝不挂的肉体正缠在一起,从侧面看那熟悉的脸部轮廓让我心里一颤。

  我等服务小姐走远后,小心地把房门推开一条缝,向里瞧去。房间里没开顶灯,显得有些幽暗,但也足够我看清里面发生的事情了。宽大的沙发上,两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正把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肌肤雪白娇嫩的漂亮女子夹在中间,用“三明治”的姿势疯狂地交媾。而被夹在中间的漂亮女子,正是我的妻子——柳静!

  在她身下的男人正是王磊,伏在她身体上的男人没见过,两个男人两条丑陋而粗硬的硕大鸡巴正一前一后地分别插在妻子的嫩屄里和肛门里,激烈的做着活塞运动。被两个男人同时奸淫着的小静樱唇微张,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快活的呻吟……

  “老王,你他妈真有本事,搞到这样极品的人妻。漂亮得要命,皮肤又白又滑,嫩得能掐出水来,真是个尤物……最难得的,明明是个骚货,偏看不出骚味来……难怪你老王连外面鱼缸里的美女都看不上眼……我才第一眼看到她,鸡巴就胀得要命,就想按倒她好好干她一炮!……”伏在小静上面的男人边奸淫着她,边下流地说着。

  “哈,老齐,不瞒你说,这个漂亮小骚货我弄上以后就爱不释手了……你知道,我玩女人的脾气,再漂亮的女人我玩上一两个月就玩腻了,唯有这个小骚货我怎麽干都干不腻……”

  “极品,真是极品!喔!这小骚货的屁眼太好干了,里面又软又紧,夹得我的鸡巴真他妈舒服……”

  “老齐,等会你射的时候就射在她的嘴里吧!这小骚货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了!是不是啊,小静,想不想吃齐总和我的精液?说!”

  王磊说着两手在小静的雪白嫩乳上用力抓了两把,妻子痛得叫了起来。

  “啊……是……静静最想吃王总和齐总的精液了……嗯……你们的肉棒好粗好大……我的……我的屁股都要被插得坏掉了……”

  “喔……骚……吃不消……好紧,好舒服的小屁眼……喔……不行……要射了!”姓齐的男人突然从小静嫩肛里拔出鸡巴,飞快地跑到小静前面,把鸡巴插进她红红的诱人的小嘴,开始射精!

  小静的喉咙蠕动着,努力地吞咽男人射进来的精液。

  “小骚货,我的精液好不好喝?”男人轻轻拍着妻子雪白娇嫩的脸颊。

  “喔……喔……”口里还含着男人尚未软化的鸡巴的小静,根本不能开口回答。

  “呆会,我要让你给我舔屁眼,用你的小香舌好好舔我的肛门,把我的鸡巴舔胀,让我再爽爽的干你一炮!”

  ……

  我双目赤红!原以为对妻子外遇的种种淫靡表现,我已经有很强免疫力了,然而这个淫荡下流的场面和对白,还是远远超出我的想像和心理准备,深深地刺激到了我最后一根敏感的神经。我啪的一声打开了顶灯。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惊到了正在淫乱的两男一女,一白两黑三条肉体快速地分开了。

  两个男人吃惊地看着我,而妻子俏脸上竟然是一片茫然,她的嘴角还残留着一缕男人的精液。

  我冲上去一拳击在王磊的脸上,把他打了一个趔趄,倒在沙发上。姓齐的冲过来想抓我,我飞起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这时妻子才像醒悟过来一样,惊叫一声,抓起自己的衣服飞快的穿起来。姓齐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想再度扑上来。王磊拦住了他,狠狠地瞪着我。我拎起一个酒瓶,真想给这两个杂碎每人脑袋上来一下子,可一想到惊动外面的人,事情一闹大,我的脸也没地方放了。我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拉起小静就走。一路上我真怕遇到熟人,所幸这种事情一直到我们上车也没有发生。我一面驱车回家,一面给吕副总打了个电话,说遇到了点急事,要先走一步。回到家,我把妻子搡进门,左右开弓给了她两个嘴巴!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打她。

  “贱货!贱人!婊子!”我狠狠地恶骂,把这些日子以来潜藏的怒气和不甘全发泄出来。

  “你知道那是什麽地方?!就是他妈的妓院!你竟然让两个男人一起干你!

  骚货!你怎麽这麽下贱!……

  “……还喝精,还要舔那肮脏男人的屁眼!最烂的婊子都没你这麽贱!”

  ……

  无论我怎麽骂,妻子都不说话,也不哭,只是用手捂着被我打过的脸,眼神一片灰败。

  骂的累了,我一个人进卧室倒头睡下,把妻子一人扔在客厅。过了许久,我偷眼一瞧,见小静只是默默地低头坐在沙发上,我心中略有不忍,但随即被怒气替代。酒意和倦意上涌,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妻子已经不在家了,而且带走了一部份衣物。

  我的心里一片萧索。

  一连几天,妻子都没有回来。我开始有点担心,打了两次她的手机都是关机。我的情绪很低落,也没什麽心情去外面找女人。我知道其实我的心里还是在眷恋着她。

  一直过了一个星期,我再次打她手机,终於椄通了,可是……电话里传过来一阵男女性交时的喘息和呻吟声,还伴随着男人得意的淫笑声。听得出来,就是王磊的声音。

  前后仅仅几十秒钟,电话挂断了。

  我心头一阵冰凉!

  我想找把刀去剁了这个杂碎,但转念一想,为这麽个无情无意的女人,不值得。

  大约过了两个星期,妻子回来了。

  “老公,对不起……我们……离婚吧!”她低着头对我说。

  “离了吧……别叫我老公,我不是你老公了。”我的口气很平淡。

  ……

  走出婚姻登记处,我们手里各多了一份离婚证。就在我准备要走的时候,小静突然紧紧抓住我的衣服:

  “老公,我真的是爱你的!”

  我看着她,她的脸上的神情复杂无比,悲痛、哀怨,更多的是挣扎!她的心里在挣扎!

  我心里热了一下,随即看到了我们手里的离婚证书,又迅速的冷了下去。

  “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还有什麽用?我说了,别再叫我老公。……家里还有你的东西,要什麽你自己回去拿吧……”

  我轻轻挣脱她的手,转身离去。走远了,我忍不住回头看站立的地方。她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哭泣着。片刻后,一辆黑色轿车驶过来停在她身边,王磊从车上走下来把她扶进了我叹了口气,转身继续走。

  我知道,对於这个女人我不应该再留恋什麽了,可是为什麽,我的心里还会这样痛?


  【完】